中国灾难应变与公益五年史
2013-05-07 11:53:15  来源:慈讯网   作者:王振耀

\

  作者介绍:王振耀先生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他2001年起担任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其间推动建立了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四级响应体系。2008年他组建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并担任司长。2010年他辞去官职,出任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后该院更名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王振耀先生首倡并大力推广“平民慈善”、“以善治促慈善”等理念,广泛号召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一个偶然的事件往往能够透视出巨大的社会变迁。

  近日《新京报》刊载了这样一则消息:据新华社电 “一个事故两个豪车碰撞,谈来谈去谈不通……”“后来决定双方向四川各捐两万,然后双方互不追究了……然后双方就去银行了。”此事经网络传播后,被网民称为“最有爱交通事故”。

  无论人们对此事如何评价,但它毕竟发生在2013年雅安地震后的中国,由此可以折射出中国慈善事业在大众生活中的地位。即使有些不和谐的事情,居然也可以通过向灾区捐赠来解决!这种行为方式表明,中国社会大众的理念已经有了多么深刻的变化。而这类变化,恰恰是中国灾难应变模型与公益慈善力量成长的见证。

  灾难应变模型的转变

  从政府单一救灾到政府与民间共同行动

  人均GDP进入3000美元即进入中等发达水平以后的中国,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发展的节奏总是与传统格格不入,许多事物的变化往往是出人意料,而又入人意中。灾难应变的体制就是中国社会变革的生动体现图景之一。

  2008年以前的中国救灾历史,基本上就是政府单一主导救灾的体制。每当大灾来临之时,灾难救助的责任自然地为政府所承担。从历朝历代的赈灾大员到现代四级应急响应体系的确立,救灾应急的落脚点总是政府的有关部门。当然,政府承担救灾的责任本来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1949年以后的中国,更为突出强调救灾的自力更生,而动员体制之下的强势政府体制,也不可能容许民间组织的产生。1991年华东大水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直接呼吁国际社会援助的中国自然灾害,当时人们所期望的是国际社会的援助,对国内的捐赠也并没有太高的期许,毕竟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完全解决温饱;据统计,从1991年7月11日至12月31日,中国共接受境内外捐款物合23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国家正常年份灾民生活救济费的2.3倍,其中近四成来自港澳台地区和海外华人。海外引领了国内。1998年的长江、松花江和嫩江流域的严重洪涝灾害,国际国内捐款捐物超过70亿元,国内捐赠也首次超过了国际社会,人们开始关注慈善捐赠的资源。但是,即使到了2008年初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整个社会对于重大自然灾害的救援更多的是捐赠款物的行动。对这种现象, 2005年中华慈善大会秘书处民间组织代表方秘书长徐永光先生有一种特别的感慨,因而他在2008年初即发出倡导:民间组织在大灾应急之中没有多大直接行动的阶段应该结束了!

  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8级汶川大地震,在人类社会的自然灾害史上都是特大灾害,整个中国都感受到了这一巨大自然灾难的严重后果。政府的应急响应是相当有效的。中国做出了最高级别的灾害应急响应,政府的全方位开放救灾更使得国际国内的各类社会要素得到了充分发挥。政府第一次确定建立一省对一县的灾害救援乃至灾后恢复重建机制,国际救援队第一次到中国支援救灾,无论国际国内的媒体都是第一次在灾区自由采访而不受新闻限制,政府的多项灾害救援政策得到重大更新从而保证灾区人民的基本生活和医疗救援等。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以徐永光为代表的民间组织和众多的志愿者开始了历史性的行动,几百万个志愿者到达灾区,各类民间组织也展开了紧急救援行动。中国救灾模型开始发生重大的转型:这一次大灾,社会的捐赠达到了760亿元以上,甚至超出了政府在应急阶段的几百亿元的投入数量,而民间志愿救灾的行动,更使得政府的救灾得到了多方面的配合,中国进入到了“公益元年”。政府单一救灾的行政模型正在转化为政府与民间救灾互相支持与配合的复合模型。

  在汶川灾区的日日夜夜,随处可见民间组织的救灾行动。即使在震中的映秀镇,广州中山医学院的医生们在那里坚守,而与之为伴的则有来自四川巴中的“张医生团队”,那是由民间医生们组织的志愿队伍。由于汶川地震的极重灾区达到了几万平方公里,况且又多处海拔1000米以上地势险要复杂的山区,民间组织的社会功能异乎寻常地突出起来。志愿者的行动既有应急救援,又有心理抚慰,还有坚持为学生讲课、照料幼儿园儿童的行为,甚至还有维持秩序并且帮助灾区处理各类生活垃圾等行为。

  对于民间救灾的突出贡献,政府持相当积极的肯定和支持态度。2008年12月召开的第二届中华慈善大会,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接见与会代表,对民间力量在汶川救灾中的突出表现给予了高度赞扬。民间救灾所迈出的一大步,客观上得到了体制性的支持并内化为一种与政府配合的有生力量。在这次接见中,壹基金的创始人李连杰与胡锦涛长时间握手并向其介绍壹基金的杰出表现,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当时在场向李连杰说到:你知道吗?我们都是壹基金的捐款人。大灾之中,民间与国家领导人,实际上已经建立起了机制性的工作联系。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