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张东光:用画笔为动物立碑
2013-06-09 11:43:44  来源:环球网  

\
画家张东光

\
张东光作品

  张东光对野生动物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倾尽心血为这些生灵,包括濒临灭绝和已经灭绝的动物,用画笔存影造像,为它们纸上立碑。

  它们仿佛要从画布上蹿下来,观者情不自禁驻足细观——这是张东光笔下的动物给人的第一感觉。老虎、豹子、狼露着利齿,不失野性,细品之下似乎还有另一面:悲情、温厚或凄凉。人在与它们默默对视的时候,仿佛它们就是同类,或许这就是脚步无法挪开的原因。“我是把动物当人一样来看待的,你看那狮子,多像一位绅士呀!”张东光指着一幅刚刚完成的狮子肖像,对记者说。

  虎画受日韩追捧

  张东光油画技法的与众不同之处,是用油彩表现动物皮毛的方法独树一帜,即绘画中掺杂了工笔画和刺绣手法,令动物毛皮呈现出逼真的质感。张东光的虎画在韩国、日本大受追捧。据记者了解,在2012年8月举办的北京第15届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张东光一幅大象的作品,以几十万元的价格被买下。

  作为长城书画院的画家,张东光的经纪人就是他的夫人。他们从北京市区的家搬出来,在顺义区一个农场生活了4年多。

  张东光没有手机,也不常出门,“在这儿画画是最幸福的,出去反而心烦。”他每天早上六七点钟开始画,中午稍事休息,晚上画到8点半。画家的创作习惯五花八门,“有白天睡觉晚上画画的,也有几天不画,一画就画疯了的。”相比之下,张东光的创作习惯太有利于养生了。

  顺义的家,是在一个地面是土的院子里。三排房子,前排是工作室,中排用来自住,后排可以招待客人。每排房子中间种满了蔬菜、花草,还养了一群鸡,一条狗,平日吃的蔬菜蛋类都出自这里。两口子,两个学生,一位家政服务员,日子过得悠然自得。如此生活让人贪恋,来这儿的朋友大多要住上几日。

  向刺绣工匠讨教

  之所以能将野生动物表现得如此形神毕肖,是因为张东光进行过长时间的探索,直到2006年才确定这种表现技巧,即除了借助油画的光、影、色块等表现元素外,还揉进中国传统的工笔画,用细腻笔触将动物毛发的质感丝丝入扣地描绘出来,“油画讲究的是块面,把中国描线方法用上去,出来的画面,视线落到哪个角度都觉得好看。”

  刺绣也被他运用到绘画中,这个新颖的突破解决了让动物毛皮传神表达的难题。张东光特意在苏州生活了一年,向当地民间艺人讨教刺绣的方法,体悟刺绣的精髓。

  准确、细腻是张东光追求的境界,但是他并非刻板地追求极端,“具象而细腻的风格我喜欢,但也欣赏那些有印象派倾向的画风。”最近在创作一幅大象的作品时,他特意放松前景,作了虚化处理,显得张弛有度,整个画面顿时“动”了,和以前具象、细腻的作品形成一动一静的对比。

  曾被央视当反面典型

  到各地拍照采风,是完善创作的必要途径。个头不高、温文尔雅的张东光在1987年,曾用自制的木筏漂流穿越原始森林中的一条河流,不幸中途木筏翻了,随身所带的物品大部分被冲走,他在森林里走了近一天,发现又回到了原地。后来,靠一个猪肉罐头和求生的意志,他走出了这片原始森林。这件事后来被中央电视台当作冒险的反面典型加以报道。

  然而正是这次探险的遭遇,让他有了用画笔表现野生动物的想法。

  从小在森林中长大

  执着于画野生动物,和张东光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1957年,张东光出生在黑龙江伊春,他儿时第一眼见到的不是楼房和汽车,而是小兴安岭的森林和野生动物,常常能见到鹿群欢快地奔跑,还两次与黑熊相遇。“我还不会写字的时候便会画许多可爱的动物,有时把画贴在墙上,等待别人夸奖。”6岁时,张东光便在全国发行的杂志《小朋友》上发表过画作,15岁时为市里出版的《森林病虫害防治》一书画过插图,中学时学校还为他办过画展。

  成年后的张东光曾在政府部门工作,也发表过一些小说作品。上世纪90年代初被调到山东威海,这成为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由于不适应企业的工作,张东光辞职,开始以画画为生。当时,威海是韩国人进入中国境内的通道,张东光的画很受韩国人欢迎,特别是动物画。

  在成为职业画家之前的一次遭遇,他至今难以忘怀,一只小鹿被人下套,当时无论他怎么哀求猎人,都没能挽救小鹿的生命,亲眼看着这只活蹦乱跳的小鹿被尖刀捅死。

  画野生动物对张东光来说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画着画着就只愿意画野生动物了。”许多野生动物的画面早就刻在他的脑海里,“这是一个象的家庭,老的把小的夹在中间,强者在前面开路,弱者跟在后面。”张东光描述的是他最新创作的一幅画作,反映了动物界的一种和谐。

  被幼虎抓得鲜血淋淋

  张东光画虎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当时,野生东北虎已经绝迹,这让张东光萌生了为虎存影的想法。为了画虎,他经常流连动物园甚至原始森林,一次一只幼虎轻轻一爪子,让他大腿鲜血淋漓,至今还留有伤疤。

  在画作《面对第三者》中,两只老虎迎面跑过来,让观者有一种危机感,张东光要向观者传达的正是这种危机感,人类对动物来说就是第三者,不应该侵犯它们的领域。该作品的灵感来自在山东西霞口野生动物保护区观察到的场景,3只老虎经常在一起厮打,原因是3只老虎中有一雌一雄是情侣,另外一只母老虎试图充当第三者,因而常常会出现惊心动魄的打斗场面。最后,以第三者战死而结束了这场战争。“自然界中的生命无论高级还是低级,天性都是相同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