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峰:对自己严格 对社会宽容
2013-06-17 17:07:27  来源:《中国慈善家》  

\
  何道峰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

  要说2010年最满意的事情,那就是我和我的团队,在中国灾难发生的每一个时刻,都切实做了些事。

  年初西南旱灾,河水断流、水井干涸、农田龟裂,百年不遇。我们基金会立刻启动了“甘霖行动”,募捐2.5亿元帮灾区群众解决粮食、饮水及恢复生产的各种问题,助他们渡过难关。

  接着是玉树地震,我们的紧急捐助计划也在第一时间启动,为玉树调拨了帐篷、棉被和食品等。这次我们募捐到了一亿五千万元善款。

  我们坚持用专业的方式引导慈善行业,从而设立“消除贫困奖”,力图让被评选的单位和个人不仅作为道德上的昭示,更成为技巧和方法上的示范。很多时候,仅靠道德的力量并不够,不能传统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做慈善。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些具体的做事方法和技巧。对“消除贫困奖”来说,这个严谨、公正的评选过程本身,意义就大于评选结果的意义。

  12月,广州全民论坛敲响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全民公益行动”的锣鼓。中国现在有了一个全民公益发展的环境,人均年收入达到4000美金,城市化达到50%,而伴随经济发展的是公民幸福感的流失。为此,我们与中国银行(2.92,0.02,0.69%)合作搞了小额捐赠的“月捐平台”。这是个标准化、可记录、能查询、能反馈的载体,可以实现善款用处的查询,与受益人互动,并获得参与公益的自豪感和个人价值的社会认同感。

  我们还在苏丹捐建了妇幼保健医院,并配备设备、医护人员,在全国征集志愿者。随着中国国际形象的提升,通过全民外交,可以立体和多层次地彰显和承担国家责任。我们应该有这种角色转变的意识,进行国际捐助也责无旁贷。

  我经常说要做,“做”是个执行力的问题。西南旱灾的时候,曹德旺捐了两个亿,要求分发给10万户灾民,误差率不能超过1%,这是个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我们与当地政府配合,又发动六七百名志愿者核实信息,最终还是实现了。这就是企业家为什么不直接发钱而选择把钱捐给我们,由我们去用的原因。我们用执行力证明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走过2010年,我看到了平民意识的觉醒,平民超越自身去干预和管理公共事务,去“管闲事”,就会达到“润物细无声”的改变;我看到了企业家精神的融入,中国企业家大都有慈善之心,他们用管理经验植入慈善领域,追求效率、资源的合理分配,推动慈善进步;我看到了名人效应的作用,像李连杰、杨澜等大批名人的热心参与,利用影响力和公众认可度让更多人加入慈善行列;我还看到学术界的“务实风”,不再是一味抱怨、攻击政府,而是对话、交流、协商、求同存异,比如玉树震后五部委征缴捐款,大家更多地从理性角度来寻求一种最好的解决方式;还有,就是看到你们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放弃别的行业诱人的待遇,投身公益领域,对社会主流思想和其他优秀年轻人,都是很好的榜样。这些力量凝聚起来,对整个慈善业发展是股强大的助推力。

  当然,能不能有好结果,要看每个个体通过具体实践,能否进行很好的整合。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也需要反思,加大法律力度,减少行政干涉,等等。

  2011年的第一天,我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我希望每个人都对自己提类似的问题,并尝试用行动去回答:慈善未来的理想海洋,我们究竟为之倾注了多少汗水?做吧!对自己严格,对社会宽容,改变慈善进程——慢,却稳妥。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