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峰:公益项目透明开放是我们的担当
2013-06-17 17:24:18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何道峰 李晋

  把无数具有相同名字的独立组织搞成一个业务系统,形成表面隶属实质无关的系统,很像庞统给曹操献的连环计,风险极大。让一个总部的组织来为跟他们没有任何隶属关系的组织的行为负责,在法律上没有依据,也不公平。

  中国扶贫基金会从成立之初,取消了自己的行政级别,与各省扶贫基金会解除了“上下级”关系,到接下曹德旺2亿元“最苛刻捐款”项目,再到不计成本的将透明进行到底……“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中国扶贫基金会的鲜明写照。近期,尽管公益负面事件频出,但扶贫基金会又于9月15日推出了“贫困地区孩子营养加餐项目扶贫月捐行动”,“该做的事就要做,这是我们的责任。”何道峰说。

 \
    

    公益组织对社会问责应欢迎

  记者:您认为公益组织应该如何面对近期的公益界风波?

  何道峰:我认为第一是对社会的问责持欢迎态度,对有些网民因不理解的抱怨持宽容的态度,今年的这些事造成的负面影响很大,但同时其造成的正面影响也许要几年后才能看到,现在难过点没关系,浮云过去,阳光在前,但是不能停止不做,我们还是要坚持做事。第二要坚守,扶贫为什么能站到今天,是因为我们始终坚持透明。第三是不断创新,只有创新才能找到节奏和跟上时代的步伐。第四是担当,我们对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遭遇不理解,我们也要做下去。

  记者:具体需要怎么做?何道峰:从公益组织而言,如何应对危机,吸取什么教训,要做哪些改进,从体制到内部管理等都需反省。就政府而言,要对大的体制问题下决心改进,“被捐款”就是国家搞的大体制,应该反思体制有什么可改进的。第二个层次是机构治理结构,没有这个体制问题的机构未见得就好了。机构有发起人制度吗?有理事会制度吗?理事会对执行长有很好的制约吗?第三,即使有好的治理结构,还要有好的管理技巧。第四,淘汰机制,做不好的人和机构要淘汰掉。

  透明是慈善组织的存在方式

  记者:9月15日,扶贫基金会启动了“月捐”行动,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

  何道峰:我们做这个就要担负责任,我们的战略是公众、草根、国际。公众就是捐款要走向公民大众,只有大众的参与,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其次,随着公众定向捐款的增加,我们试图让更多的草根组织去做事,培育行业里的草根执行力;再有,中国不仅应当对自己的国民担当道义责任,对世界人民的苦难也负有义务和责任,这些决定了我们要按自己的战略做事。

  记者:近期公益界风波不断,扶贫会否改变战略?

  何道峰:这些战略都是经过认真研究决定的,不会因为舆论压力而有任何调整。我们把一个公益组织的公信力看成是公益组织发展的命门,透明度是保证公信力最根本的基石,如果不能坚持透明,就没有公信力,这一点我们从未改变。

  记者:透明的成本很高。何道峰:这个是必要且必须花的成本。几年前,我们就联合青基会和爱德基金会发起了全国公益组织第一个自律联盟,随后又一起推动了基金会中心网的建设,这是个很重要的平台,凡是中国注册的基金会的基本信息全部披露到网上,信息不全的基金会,就开天窗,捐赠人上去一看就明白了,连财务信息都没有,显然透明度不够。10年来,我们坚持通过披露自己的真实信息来说话。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