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理想国
2013-10-14 11:14:17  来源:中国慈善家/慈讯网   作者:张枭翔

\

  不要惊诧,他在大部分时间里已经不再是个企业家了。他穿梭于一系列公益组织中,按照自己的理想参与行动,在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一些的事业中,获得不同的人生价值

  企业家冯仑?且慢。你该更新对冯仑的印象了。看看过去的9月里他都做了些什么:

  9月的第一周,他带着一帮中国民营企业家,在台湾进行为期一周的公益考察。

  9月7日傍晚,他在长江商学院“基金会秘书长培训班”,与几十位中国民间基金会秘书长分享“基金会的治理”议题。

  9月22日上午,他现身在深圳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展示会,参加阿拉善生态协会主办的“跨界交流,给绿中国”论坛,谈中国环保公益组织未来发展趋势(他是阿拉善生态协会现任会长);下午他又出现在壹基金和招商银行联合主办的“打造可持续的企业公益”论坛,为招商银行当天上午上线的公益平台造势(他是壹基金理事)。

  10月初,他又要奔赴内蒙古阿拉善月亮湖,主持阿拉善生态协会的换届工作。

  “我现在超过一半的时间,都花在与公益相关的事情上。”9月7日夜,在长江商学院为“基金会秘书长培训班”作完演讲后,顾不上吃晚饭的冯仑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说。当时,他脸上露出明显的倦色。这一天,他是在北京郊区主持召开完万通公司的董事会后,赶到长江商学院的,迟到了近一个小时。“以前基本上就两件事,挣钱和花钱,现在多了一件事,每天得研究捐钱做公益。”

  在公众的视野里,讲话风趣的冯仑曾经是“地产界的思想家”,但近几年中,他讲得更多的是公益话题,变成了一个“公益布道者”。

  “公益让我往纯洁的方向靠,接触到的都是好人,让我觉得人活着很有意思。我觉得,我比活在新闻联播里还幸福。此外,公益改变了我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让我与这个世界产生了很好的联系。因为公益,我与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等人都打过交道。”冯仑告诉《中国慈善家》,“过两天,亨利·保尔森又要来了。”

  2007年,他出版了一本《野蛮生长》,描写了近30年来民营企业生长的痛苦状态;2011年,他又出版了《理想丰满》,这次书中以生命价值、人民幸福这样的话题作为主线索,体现出这位企业家思维与视野的转变。尽管现实很“骨感”,但显然,他的心中,仍然有一个理想国。

  理想主义之于冯仑,并不是一个新事物,而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1992年,啸聚海南的“万通六君子”冯仑、王功权、潘石屹、易小迪、王启富、刘军,通过买卖别墅挖得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曾闭门反思,讨论出以下深具理想主义气质的共同价值观—“以天下为己任,以企业为本位,创造财富,完善自我。”

  但直到找到公益这条道路,他似乎才真正体会到,在“以天下为己任”的过程中“完善自我”的那种乐趣。

  至今,冯仑共参与和发起了八个公益慈善机构,体现了他对社会多个领域事务的兴趣。

  从爱佑到阿拉善:弯路与启蒙

  如果给冯仑的公益路线画一条时间轴,2004年就是这条轴的起点。

  那年,相识于海南时期的鼎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找到冯仑,提出要建立一家“运用市场经济的商业模式,引入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重视组织的竞争力、战略模式的确定及流程的管理设置,实行闭环控制、建立财务报表制度等环节”的公益慈善机构。面对这个创新味十足的公益计划,好奇心十足的冯仑有些心动。

  随后,王兵又找到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汇源饮料食品公司董事长朱新礼。四个人聚在一起,每人拿出100万,建立了一个新型公益组织。2004年12月,爱佑慈善基金会的前身—华夏慈善基金会注册成立,成为《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后国内第一家注册成立的非公募基金会。除了捐出部分注册资金,冯仑还捐出北京万通中心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作为华夏慈善基金会的办公场所。

  由于经验不足、过于理想化、缺乏制度规范,在爱佑基金会成立之初,冯仑及他的公益伙伴曾几度遭遇挫折。比如起初没有明确的救助领域,他们看到社会上出现了很多艾滋病孤儿,就发动身边的一些朋友,每个家庭从河南带一两个艾滋病孤儿回北京,陪孤儿们过暑假。结果,城市生活只是助长了这些孤儿的不良习性。这个项目被叫停。

  他们还尝试过人工耳蜗项目,通过进口耳蜗加康复训练,帮助失聪儿童恢复听力。每套耳蜗约20万元,再加上海关扣税及不菲的康复训练费,做了几例,效果不理想,再次宣告放弃。

  通过一段曲折的探索,爱佑慈善基金会最后找到了自己专注的核心业务:救助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儿童。

  几乎与参与发起爱佑基金会同时,2004年6月5日,冯仑参与发起了阿拉善生态协会。阿拉善生态协会是中国近百位企业家发起的荒漠化防治民间组织。这个组织也经历了从“治沙”到“与自然共存”的观念转变。现在,阿拉善生态协会的会员达近300人,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中国每100元的环保投入,阿拉善就占其中的5060元。自阿拉善生态协会成立起,冯仑相继做过两届执行理事和一届章程委员会主席,现在正在履行作为第四任会长的最后职责和义务。

  作为阿拉善第四任会长,冯仑致力于推动阿拉善生态协会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协会,并花了很多精力完善它的法律框架,让理事会、监事会和章程委员会能够各司其职。“我觉得他不但是身体力行去推动社会的转型进步,还在机构治理层面有很多更高的思考。他的制度观念非常强,认为任何事情根子都在制度上。”现任阿拉善生态协会秘书长刘小钢对《中国慈善家》说。

  但冯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人。即便是在2008年,在万通基金会内部,是发挥老板意志还是信奉专业化,也经历过一段曲折。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