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 大炮@小时代
2014-01-08 09:39:17  来源:慈传媒/中国慈善家   作者:宋厚亮

  公益让他从“人民公敌”变成了“大众情人”。大时代塑造了他的身体和灵魂,在如今的小时代,他致力推动一些“对整个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

  在对任志强的采访刚开始时,我有一种不在场之感。当任志强的秘书告诉他记者到来时,他不仅没有站起来,而且也不抬头,不说话,仍在忙着上网。他穿着黑色西装,没有打领带,孤傲如雄鹰。

  我在他的对面坐下,看他在忙,问他采访是否可以开始。他一边上网一边答道,“问吧,我可以一心多用。”

  五六分钟之后,他停下了电脑上的工作,用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我。随着交流的深入,他眼光渐渐变得柔和,不再咄咄逼人,回答问题也更加细致。每隔不到20分钟,他会抽一支烟。说话的时候,他像含着一块糖,完全没有在北京生长的人的一副京腔。他的表情始终如一,不苟言笑,但也没有传说中的横眉冷对,语言一以贯之的是柔和、低沉。

  62岁的任志强来自大时代,即便是到了当下的物质主义的小时代,他仍保留着天下情怀的本色。他信仰共产主义;但却推动建立了真正的市场经济。他掌舵国有企业,听从上级领导的指示,包括企业的捐赠方向;他也按照自己的志趣,发愿社会启蒙,让大家学会独立思考。他在商场上横眉冷对,独霸一方;参与公益却是古道热肠。公益,将他坚硬的外壳下的柔软和情怀展露出来。他从“人民公敌”变为了“大众情人”。

\

  竞选|高票当选会长

  当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四届会长冯仑宣布第五届会长是任志强时,100多人的会场响起了持续的掌声和祝贺声。

  2013年11月9日下午,SEE2013年度会员大会在北京召开,160多位企业家会员来到现场。这是SEE的第五次选举大会,也是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座位全部坐满,秘书处的工作人员不得不站着。大会的议程分为三部分:工作报告、换届选举和公益晚宴。无疑,和历届大会一样,第二部分的换届选举最受瞩目,民主选举的激烈和不确定性吸引着大家。SEE的监事、章程委员会委员和理事都要经过选举产生,每位候选人有3分钟的竞选演说时间,并有2分钟时间回答会员提问。这一次有10位会员竞选理事,包括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新地集团董事长漆洪波、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等,他们中的8位最终会成为理事。

  任志强穿着由台湾会员提供的绿色马甲,一脸严肃地发表演讲。看到任志强登台,坐在下面的一些会员纷纷拿起手机拍照,有的站了起来。他说这两年每年参加SEE的时间在60天以上,比会长冯仑的时间还多。台下大笑。好在冯仑因飞机晚点而迟到了,没有听到任志强的奚落。他的演讲整体显得平淡,没有一般选举中的哗众取宠,更没有展现拉选票的策略。但在此后公布的选举结果中,他获得了有效票189张中的186票,成为SEE历史上得票数和得票率最高的理事,他因此而当选下届会长。

  在现场的掌声和欢呼声中,任志强仍是严肃的表情,丝毫没有大胜的喜悦。选举之前,他就说过,自己可能当选下届会长。“各个片区在私下讨论的时候已经众望所归了。不用预测。”不过,当选后的他,内心还是难掩兴奋。在微博上,他有四五次写道“成为唯一一个在阿拉善协会担任过会长、监事长、章程委员会主席三个职务的会员”。接受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杂志采访,他再次强调了这个“唯一”。他的“好基友”潘石屹向他调侃,“这官什么级别,比‘妇科级’大吗?”任志强曾担任华远集团董事长,他说如果按行政级别算只能是科级。不过,这一次,他豪迈地告诉潘石屹:“还不如‘妇科级’的低起点,但却能干出比省部级更辉煌的事业。中国最大的公益环保行动!”同时,他还不忘揶揄潘石屹:“十年前你曾经参加过,半路你当逃兵了。”

  看到得票数,任志强的好朋友、万博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米瑞蓉兴奋地打趣:至少还有三个人反对你。任志强不以为意,“可称为众望所归了。何须求全?”

  2004年,刘晓光发起成立SEE,每人每年交10万元,连续交10年即可成为终身会员,不需再交会员费。SEE成立时,有80多位会员,目前已至10年,坚持下来的仅剩下39位。任志强即是其中之一。SEE成立之初,确定了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在第一届监事选举中,任志强竞选败北,一年后的监事补选,他再次失败。这打击了他的积极性,他一度不想再参与竞选,不过在朋友的鼓动下,他参加了第二届监事竞选。竞选时,他拿着一本杂志,其封面报道是《“人民公敌”任志强》,他指着杂志说:“我被称为‘人民公敌’,我最大的罪状就是说真话。如果我能当选,我一定会说真话,我起码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这感染了大家,他得票第一,出任第二届监事长。此后的时间,不论是做监事长还是章程委员会主席,他仍旧保持了一贯的“大炮”风格,SEE第四届理事童书盟接受慈传媒《中国慈善家》采访时回忆,时任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竞选理事,只因身在美国,委托冯仑代读竞选稿。冯仑读到一半停下来说,他是接受马蔚华委托,马蔚华语重心长、情真意切地拜托他,听到这里,任志强立即站起来抗议,他说,这是代替拉选票,他甚至建议废除马蔚华的被选举资格。“那个时候,很多人可能知道冯仑这么做不对,但是面对冯仑,面对马蔚华,没有人愿意或者敢起来说这样不对。任志强不怕,他觉得这个事是公正的就要说。”

  不论是王石当会长还是冯仑当会长,任志强看到问题时总是直截了当地提出,当面“叫板”。以至于,王石任SEE会长期间的一次理事会,会议结束,主持会议的王石说感到会议开得寂寞,一想,是任志强没列席参加。

  不过,任志强并没有成为SEE的“公敌”。童书盟认为,“他以这么高的票数当选会长,这么多人选他,证明他不仅没有得罪人,反而得到大家的信任。”

  2013年竞选理事之前,SEE的七大片区在各自私下讨论的时候,已经基本认为非任志强莫属,甚至一年多前,即有会员预判任志强将是第五届会长。童书盟认为,SEE的会长应是一个领袖级人物,反映在公益组织,应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公益形象好,自愿拿出金钱、时间和心血用在公益上;二是熟悉公益组织的运作;三是有人格魅力。这几条,任志强都已具备。

  任志强直言不讳地说,自己之所以高票当选会长,是因为工作做得好。“我当监事长的过程中,大家都公认我是最好的监事长;我当章程委员会主席的时候,大家也认为我所管的章程符合大家的意愿。这为我当会长奠定了基础。”任志强的自我表述与童书盟的观点一致,童书盟认为,任志强是SEE最负责的监事长、最负责的章程委员会主席。具体到工作层面,童书盟说,SEE每季度、每年度的财务报告,任志强都要从头到尾看。“我觉得真的没有一个企业家,像他这么认真地对待SEE的事情。企业家做公益,出于公益心,量力而行。他就是认真。”

  不过,竞选理事,任志强再次面临被迫放弃的局面。这一年,微博“大V”遭遇诸多压力。有高级领导获知任志强有意参选理事后告诉他,最好不要到社会组织担任领导职务。尽管高级领导并没有指明具体的社会组织,作为共产党员,一向听从“组织”的任志强,决定放弃参选。“领导有所担心,所以我不想当。”任志强告诉慈传媒《中国慈善家》。不过,在众多会员的劝进下,任志强勇敢地坚定了参选的信心:“很多人希望我当会长。在我不想当会长的时候,很多人会支持和鼓励我。很多人都是非常强烈地要求我当会长。”

\

  暗访|上市公司被迫停牌

  按照SEE的规定,会员参与SEE的活动,可以由秘书或指定的人代为出席,而任志强总是亲自参加。会长需要更多的时间参与具体的活动,不过在2013年,会长冯仑因为公司事务,更多的时间在国外,监事长、上海证大投资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忙着打官司。这让SEE秘书长刘小钢甚是为难,一些活动不得不一次次动员任志强参加。作为SEE三大领导之一,任志强接到刘小钢的电话后,不抱怨,不拒绝,总会安排时间参加。“按道理说,很多场合不应该由我出席,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才让我出席,我顶替了很多应该会长做的事情。”

  2013年,SEE启动了一项“念水行动”,活动围绕水资源保护展开。一众会员亲自参访三江源、重庆、湖南、台湾等地。8月11日,由七位会员企业家组成,包括SEE秘书长刘小钢、北京世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仝等,任志强亲自带队,前往重庆调查当地的环境污染。这是一次暗访性质的调查,重庆两江志愿发展服务中心负责人向春成为此次暗访的向导。

  此时的重庆正值最为炎热的季节,在40多度的高温下,任志强一行戴着竹帽,穿着统一的白色T恤,上面印有“念水行动—卫水,为自己”。上午9点多,他们到达一家名为攀钢集团重庆钛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渝钛业”)的排污口。攀渝钛业位于长江边上,生产钛白粉,巨大的废渣场与长江仅有数十米之距,其污水直接排向了长江。长江沿岸和江水均呈现锈红色。任志强和会员一起取来江水,并用快速检测包检测到水中的铁、锰严重超标。

  任志强边看边了解情况边发微博。9点39分,根据检测数据,任志强发出了一条微博,“攀渝钛业上市公司向长江直排污水的排水口。红色的污水含铁量超标近百倍”,同时配发了一张照片:排污口周围的野草已枯黄或枯死,周围水域泛着红色。10点03分,他再次发了一条微博,“刚取的排污水样。颜色象橙汁。污染很严重”,配发的照片中,一瓶水看上去的确像橙汁。

  在现场,任志强感叹:“我们在重庆上游的长江边探访到重金属严重超标的污水排放,这对贯穿中国全境的母亲河来说是一场灾难。水源不仅是为了我们的地球,与其让我们的子孙后代都生活在污染之中,不如从我们这一代人行动起来,加入到水保护之中。”看到任志强的微博后,一位网友发出了这样的评论:“任大炮,过去只会炒楼;而今,会做公益,改变了个人对您的观点,期待您为群众做喉舌,为百姓谋福利。”

  这次暗访,无论是SEE,还是重庆两江志愿发展服务中心,既没有跟攀渝钛业打招呼,也没有跟重庆环保局打招呼。不过,尽管当天是周日,下午时分,重庆环保局的官方微博仍作出了有限的回应,表示环保局将派人取水采样,展开检测分析,并在发出该微博的同时,“艾特”了任志强。除此之外,政府和企业都没有任何直接的回应。

  暗访结束,任志强回到了北京。第二天上午,向春和刘小钢等人开会,他说,攀渝钛业是上市公司,昨天的暗访会不会造成股价波动呢?当他查看股市行情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攀渝钛业当天停牌。这个结果让向春和SEE的人激动。很快,重庆市环保局开始直接和向春、SEE对话。据当地新闻媒体报道,此事引起重庆市委市政府的重视,责成环保局直接处理。8月13日,重压之下的攀渝钛业不得不作出回应,他们刊登了一封“致歉信”,表达了整改的决心。

  重庆两江志愿发展服务中心由向春发起创办,推动重庆当地的环保事业。2012年7月,向春和他的同事发现了攀渝钛业的排污情况,在进行了污染检测之后,多次向重庆环保局投诉。重庆环保局后来对外称,对其进行了六次行政处罚和整改意见,但效果始终不大。让整个暗访团队没想到的是,任志强的微博改变了这一现状。

  作为新浪微博的大V,任志强有1000多万的粉丝。他喜欢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态度,经常在早晨7点不到的时候就开始发微博,直到夜里12点还在发,每天发布的微博数量多达50多条。更重要的是,他的微博圈子,有好友潘石屹夫妇、搜狐网总编辑刘春等众多知名企业家、意见领袖和媒体领袖。他的一条微博往往获得数千次转发、数百人评论,影响力不容小觑。他参与的公益组织的信息,他总是积极转发,尤其SEE,以至于SEE的人员戏称他为机构节省了一大笔广告费。

  看到任志强的“大作”,潘石屹致意:“牛啊!”任志强也不无得意地说:“偶尔牛一回。”因此事件,在SEE的理事会上,任志强获得吴敬琏亲手颁发的“念水行动”锦旗一张。拿到锦旗,任志强难得地露出笑容。

  事实上,这并不是任志强的“偶尔”。采访时,任志强说:“我们参与的活动很多,但内容不一定都是治污,比如说保护黑嘴鸥。”辽宁省盘锦市是世界最大的黑嘴鸥栖息地,在辽宁省的公路规划中,为了节省资金,一条公路将纵穿黑嘴鸥栖息地。为了阻止这一破坏生态的发展方式,SEE与盘锦市黑嘴鸥保护协会一并呼吁,并与政府协商,任志强参与,最终,“我们已经让高速公路改道”。

 

\

  公益|看重对整个社会都有意义的事

  在任志强硕大的办公桌上,堆放着大量的文件资料和书籍,显得颇为杂乱。他的阅读量惊人,据说每天读书六万字,并且在睡觉前半个多小时前完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主编袁莉私下问过任志强,为什么读书如此快。任志强答,因为很多书读过,有知识积累,自然看得快。他的阅读内容,既有他长期研究的房地产和经济,更有政治、历史和文学。虽然初中未毕业,但是凭借着非同一般的学习能力,他让自己变得知识广博,在卸任华远集团董事长后,担任了北京师范大学等几所大学的客座教授。

  因为对书的热爱,自2011年起,华远地产开始捐助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读书会。他对读书会充满了期待和感情,几乎每场活动都参加,他认为这是自己为公益组织投入时间最多的一个。“不仅仅是爱好,我们更多的是认为社会需要。我们看到社会上很多人不读书,这就是社会需要;我们看到社会上有很多不正确的言论,对社会会产生非常不良的影响,这也是社会需要。”任志强说。

  支持读书会,他有一个伟大的目标,希望以此平台开启启蒙。在这个平台上,其主讲人包括企业家、学者、作家,多读书丰富,对社会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和独立的见解。任志强说,目前已看到启蒙的效果,“全国各地的读书会越来越多了。这不就是效果吗?还要叫什么是效果?”

  做公益,任志强有着自己的偏好,对于救灾救命的事情,他参与不多。“我把对整个社会都有意义的事看得很重,”任志强对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说,“做得更多的是普遍性的教育,让大家学会独立思考,让大家都学会生存。”

  20多年前,任志强先后结识了经济学家盛洪和茅于轼,此后天则经济研究所成立后,华远给予捐助,持续至今。尽管并非每年都捐助,但凡遇到重大会议,或者研究项目,华远都会支持。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诸多研究都保持了独立,也因此时常遇到干扰。尽管一些企业家提供资助,但并不愿意公开。而任志强并不担心,经常出现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会议上。

  1995年,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成立,任志强透过华远集团捐赠1000万元。至今,捐赠已超过2000万元。尽管该基金会是公募基金会,却是由著名改革派机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领导发起,发起人包括安志文、高尚全等改革人物。为此捐赠,任志强特意由华远集团来做,而没有由上市公司做。在他看来,国有企业捐助更名正言顺,国资委在审核与批准时,更容易获得审批。

  此外,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中国金融40人论坛等著名的经济智库,华远都提供了资助。时至今日,任志强已透过华远为20多家公益机构、智库等捐助。

  任志强认为,为这些机构的捐助,与为SEE、读书会、富平学校(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等一致,都是授人以渔。“授人以渔,很重要的就是改变我们的社会治理。如果资助某一项活动的话,还不如资助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提出更多涉及国家改革的重大研究成果。这个制度如果不改变,后续问题是几代人的问题,它和保护自然环境是一样的,制度是我们的生存环境。”作为国有企业的掌舵人,他却公开说要消灭国有企业,实现真正的市场经济。不仅嘴上说说,他更是在做有效推动。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在评价任志强时认为,“严格来讲,任志强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人。他做生意好像是为了争取不断说话的权利,卖地、卖楼似乎没那么重要。”冯仑在评价任志强时,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任志强有三个特点:第一,爱没事找事;第二,爱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第三,把自己的事从来不当事。”

  不过,所有这些捐助,并非来自任志强个人的财富。此前,任志强担任国有企业华远集团的董事长,并兼任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华远地产的董事长,如今只担任后一职务。虽然是全国知名的企业家,但作为国有企业管理者,他的财富远远不足以登上富豪榜。他仍尽自己所能,每年过节,都自掏腰包为华远员工的独生子女发钱。“如果用这些钱买一套房子,现在值几千万元。”他还每年支持七八个少数民族的大学生上学。

  虽倾情公益,但任志强并不考虑退休后专职做公益,这不是他的个人方向。“我们早就该退出舞台,现在只是帮社会发挥余热。要尽可能早地把舞台交给别人。”

  企业家的财力、智力、能力和爱心,奉献给公益,任志强视为新型公民的社会责任,更是从土豪到绅士的转换。

  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记者_宋厚亮 编辑_安必先 题图摄影_李英武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中国慈善家》官方微博@中国慈善家杂志,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

\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