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慈善家的国际化之路
2014-11-26 10:39:00  来源:慈传媒《中国慈善家》11月刊   作者:宋厚亮 撰文

\

  一天的会议接近尾声,已过晚上6点,大自然保护协会(TNC,The Nature Conservancy)总裁兼CEO马克·特瑟克(Mark Tercek)高兴地宣布,接下来是“最后一个正式却是有趣的环节”。

  美国时间2014年10月8日,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TNC一年一度的“志愿者领袖峰会”(Volunteer Leadership Summit)正在召开。特瑟克所说的有趣的环节是“橡树叶奖”(Oak Leaf Award)的颁奖仪式。

  TNC创办于1951年,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如今,它已是全球最大的环保公益组织之一。1960年代初,TNC设立橡树叶奖,授予TNC的志愿者领袖。橡树叶奖已成为全球知名的环保奖项。

\

牛根生获得大自然保护协会颁发的橡树叶奖。(大自然保护协会供图)

  2014年的橡树叶奖获得者共有7位。第一位登台领奖的是马克·柯林斯(Mark Collins),他是美国狄龙信托公司的主席,志愿服务TNC长达20年的时间。前面6位,都是担任TNC总部或者各地区分会理事会的理事,志愿服务都在数十年。这样的流程像往年一样,直到第7位获奖人的压轴登台,带来了迥异于前几位的持久的掌声。他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一位多年环保工作者,只在内蒙古种树而又不曾种过橡树的人,他成为中国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橡树叶奖的人。

  特瑟克向颁奖现场近500位嘉宾介绍:“他是中国TNC理事会的创始人之一。2009年TNC中国理事会创立的时候,他就加入其中,并且一直是一位关键的、活跃的、热心的参与者。如今,他担任了中国理事会的副主席。他对TNC在内蒙古的生态修复项目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创立的老牛基金会是我们在中国开展项目的重要合作伙伴和资助者。”

  他是当晚的明星,他不仅获得了更多的掌声,还获得了获奖者中唯一的演讲机会。在掺杂着幽默的演讲中,他提到,“前8年,TNC中国的资金都是来自国外支持。我参加TNC的最近6年,资金都是我们中国自己出。最近这两年,我们中国开始支持TNC全世界的项目。”

  立足中国,走向国际,包括牛根生在内的中国慈善家,以全球视野和担当,开始走出去。

\

  中国企业家试水环保国际化

  2011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开通新浪微博,其认证身份为“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全球董事会董事”。很快,TNC被这位影响力巨大的“自媒体”传播得广为人知。此前两年,在张醒生的一手促成下,包括马云在内的国内企业家和知名人士纷纷汇聚到TNC。

  张醒生是一位知名的跨国公司职业经理人。自1990年开始,他长时间任职爱立信公司中国区,并在1997年升任爱立信(中国)执行副总裁。此后,担任亚信科技(中国)总裁,离职后做起了天使投资人。2008年,他接到TNC的任职邀请。

  TNC于1998年进入中国,办事处设在云南,主要工作是保护云南生物多样性,探索并引入国家公园管理模式。TNC在中国的第一个拐点出现在2002年。时任高盛集团董事长的亨利·保尔森(Henry "Hank" Merritt Paulson, Jr.)率团访问北京,受到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接见。不过,这次访华,他的身份是TNC的全球董事会主席,所率团队也是TNC人员,他和江交流的主题包括环保和TNC的工作。显然,保尔森此行,促成了TNC北京办公室的建立,从此TNC在中国更积极、全面地开展保护项目。

  2008年底张醒生接受TNC的邀约,组建TNC北亚区并出任总干事长。他将给TNC中国带来第二个拐点。不过,北亚区是一个刚刚落地的“婴儿”,一切都需要由他组建。2008年12月底,他第一次来到TNC位于华盛顿的总部,他大胆地向TNC董事会和全球管理层提出了三个目标:第一,组建本土强有力的管理团队;第二,三到五年内实现资金自给自足,并支持全球项目;第三,打造品牌。

\

左:TNC第二任理事长经济学家胡祖六;右:TNC第三任理事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

  在这三个目标中,第二个目标最显雄心勃勃。从1998年到2008年,TNC在中国的项目,其资金来源都是美国及其他国家,并无本土资金。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TNC的收入减少,一度不得不裁员。不过对张醒生来说,挑战并不大。作为多年跨国公司的高管,他和国内的企业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09年,他发动了一批中国企业家组建了TNC中国理事会,马云、老牛基金会创始人牛根生、中国宽带资本基金董事长田溯宁、百仕达控股公司创办人欧亚平、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等知名企业家以及当代艺术家曾梵志等纷纷加入。这个理事会后来不断扩大,第一任理事长是田溯宁,第二任理事长是经济学家胡祖六,第三任理事长则是马云。

  “第一年就募集了800万美元。”张醒生告诉慈传媒《中国慈善家》。当年,TNC中国区的资金预算为不到500万美元。这就意味着第一年募集到的资金为需求资金的近两倍。此后,募集资金数额逐年快速增加。“TNC中国成为除美国之外,全球资金最充裕的TNC国家地区。”张醒生说。

  2011年,部分中国TNC的理事联合其他企业家,又尝试打造了一个新的环保公益平台。16位企业家出资在四川申请成立“四川西部自然保护基金会”,搭建起关注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融资和管理平台,启动社会公益保护模式的探索。现在,该基金会与TNC联手在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打造老河沟保护区项目。

  TNC中国执行主任马剑告诉慈传媒《中国慈善家》,在中国,保护地、保护区的建设和投入,大部分由政府出资、出力。“公益机构怎么参与进来,为政府分忧,以前没有人尝试过。这帮企业家建立四川西部自然保护基金会,开始尝试着搭建公益机构和保护区的桥梁,用公益资金帮国家解决自然环境保护的问题。”

  这些企业家的创新仍在继续,他们加入的是一个全球的环保机构,所以他们的视野并没有仅仅停留在中国。当完成了本土化的构建之后,他们开创了参与全球环保的新纪元。2011年,中国TNC理事在TNC发起设立“中国全球保护基金(CGCF,China Global Conservation Fund)”。在资金的募集上,该项基金采用了有意思的“挑战基金”模式,挑战比例为2:1,即中国捐赠2元,非中国国家捐赠1元。首期募捐目标为1500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由中国TNC理事会捐赠,500万美元由非中国捐资人配捐。中国的1000万美元由曾梵志(包括一位国外配捐者)、马云分别捐赠500万美元。

  从2012年到2014年,有7个TNC全球项目获得CGCF的资助,分别是“肯尼亚的亨氏牛羚(Hirola)救护所”、“印度尼西亚的可持续发展的海洋保护区”、“秘鲁和巴西的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基础的本土社区建设”、“肯尼亚的社区保护区与大象生境保护项目”、“加勒比海的加勒比海海洋挑战基金”、“美国帕迈拉环礁海洋保护”、“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海龟栖息地保护”。它们分别获得了少则30万美元、多则100万美元的资助。

  来自中国的企业家、慈善家群体为全球的环境保护,建立平台,巨额捐赠,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2014年7月,TNC全球再次向CGCF提供11个项目提案。马云等中国理事将于11月召开评审会,评选可以获得资助的项目。

  “中国全球保护基金在大自然保护协会产生了巨大的反响。一个是给中国企业家群体加了分;第二个,使得国际上所有的组织都能够了解到中国人不仅仅关注中国的生态环境,也放眼全球。”张醒生高兴地分析。

  而对于国内质疑慈善国际化的声音,张醒生反驳道:“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生态环境保护无国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立于全球气侯变化、水污染和大气污染之外。中国的河流污染会流入大海,对世界都是影响。同样,中国也受世界的影响,西伯利亚原始森林的丧失,外蒙古的生态恶化,黑海、里海的干枯,印尼原始森林的丧失,缅甸原始森林的丧失……对我们的生态环境也都会有影响。所以在生态环保这件事情上,分不出你和我。中国环境的好坏对世界和人类应该是有更大的影响,因为中国地处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地区。”

\

老牛基金会在内蒙古的荒漠化治理项目

  在家门口参与全球环保

  在中国TNC理事中,老牛是非常特殊的一位。有评价说,在别人还在说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干了。他不仅出钱出力参与全球环保,更是与TNC合作,联合开创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和林格尔生态修复和保护项目。

  这个项目并不是在中国之外的国家,但却是老牛基金会“在家门口参与全球环保”。老牛基金会秘书长雷永胜认为,“一说国际化,人们就认为是给国际捐钱。我们理解的国际化,是和国际的资源相结合,如国际的机构、品牌、专业技术或者资金相结合,做国际的事情,包括国外的事,也包括中国的事。”

  合作之前,老牛有过多年的植树经历。和林格尔县的生态退化严重,造成大面积土地沙漠化。在担任蒙牛集团董事长、总裁期间,每到生产淡季,就组织员工到距离蒙牛工厂不远的山地栽种树木,既解决了员工工作的持续性问题,又为植树造林做了贡献。

  2009年,张醒生率TNC人员参访老牛基金会。交流后,老牛深感之前的植树造林仅凭热情,并不专业,而TNC专业的全球环境保护经验值得借鉴。

  中国TNC的田野项目主任王德智是随行参访人之一,他向慈传媒《中国慈善家》透露,在此之前,他们接触过多位国内知名企业家,以报告的形式向他们介绍合作保护的项目,但都遭到拒绝。“他们觉得(报告)太枯燥,于是就昏昏睡去了。”王德智回忆,“但是牛先生很不一样,完全超乎你的想象。在我们做报告的整个过程当中,他真是不停地点头,一直表现出对我们观点的认可。他非常鼓励我们把这些科学保护方法介绍出来。实际当时的鼓励并不是他完全赞同,他在我们介绍完之后,会把他的观点非常含蓄地表达出来。”

  2010年,双方正式签订协议,老牛基金会在三年内捐赠450万美元(约3000万元人民币),TNC配套部分办公经费,在和林格尔启动“内蒙古盛乐国际生态示范区植被恢复项目”。很快,这个项目吸引了跨国公司华特迪士尼(The Walt Disney Company),他们以用200万美元认购项目产生的碳汇信用的方式参与进来。该项目时间长,他们要在近四万亩的退化土地上,计划用30年左右的时间重建并维护一个健康、稳定的近自然生态系统。据雷永胜介绍,如此长时间的种植和养护,需要投入数亿元的资金。

  即便对中国TNC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具挑战的生态项目。曾担任中国TNC内蒙古项目主任的王德智介绍,他们此前的项目都是在云南、四川等地,生态系统并没有遭到毁灭性破坏;而盛乐国际生态示范区的生态系统则完全遭到破坏,他们需要的是重建,从无到有。中国TNC执行主任马剑同样表示,怎样修复遭到破坏的环境,并且是在干旱半干旱地区,“这个项目非常具有战略意义。”

  项目实施初始,为了早日见到成效,就栽种大树苗,但是大苗需要更多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老牛亲自带着种树的公司去学习滴灌技术,并引入滴灌系统。一段时间之后,王德智团队发现,长期滴灌并不适合当地,一则缺水,二则会造成树木对滴灌的依赖,不利于自然生长。这就意味着老牛推荐的大苗栽种并不适合当地。王德智提出后,老牛觉得有道理,欣然接受,不种大苗,改种小苗,不再用滴灌。“牛先生不是特别固执的人,他很听从有专业知识的人的意见。”

  老牛为这个项目倾注了时间、精力和感情,一直驻守和林格尔的王德智深有感触。他看到,老牛时常来到项目地,发现问题立即商讨改进。“他去的次数甚至比我都多。他有许多奇妙的想法来推进项目。他远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捐助,他把整个人都捐了进来。”王德智说。老牛也表示已记不清来过这里多少次,有些树都是他亲自栽种的。

\

  该项目总面积为2500公顷,目前已完成2100公顷的植树造林,植树250万株左右,耗资达2亿元。8月,本刊记者前往和林格尔采访,在盛乐国际生态示范区,曾经的荒漠化景象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翠绿的樟子松已是漫山遍野,野草葱郁茂盛,包括野兔、赤狐、斑翅山鹑等在内的生物链重新建立。

  因为这一创新的合作与阶段性成果,老牛获得TNC橡树叶奖。如特瑟克在颁奖时所说,“在牛先生的帮助下,我们于2010年在当地成立了区域办公室,并且实施了一项重要的植被恢复项目。”

  雷永胜接受慈传媒《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表示:“一个中国人在国外获奖,做的却是中国环保的事。这就是典型的国际化。”在雷永胜和老牛基金会看来,环保是最大的公益慈善,因为环保不分国界、民族,所有人都是受益者。同样是一百元钱,在中国做环保公益的价值是其他地区的十几倍甚至上百倍。

  植被和生物链逐步修复后,老牛基金会思考的是如何让当地农民分享红利。今年4月,老牛基金会领导与王德智等赴美国考察石仓农场(Stone Barns)。这是一家由洛克菲勒家族成立的非营利教育组织,占地80公顷,以可持续农业发展为目标,并开展对公众进行环境教育和培训课程。老牛基金会希望学习引进石仓农场在生态农业生产和管理的理念。接下来,双方将交流设计如何把生态农业在修复地的周边做起来,让周边的农户能从植被恢复中获得实实在在的收益。

  正如他站在TNC颁奖台上所说的第一句话:“一个只在内蒙古荒山上种树,但又从来没有种过橡树的中国人,在美国却领到了橡树叶奖,这要感谢TNC全球团队,更要感谢中国TNC团队的出色表现,也要感谢在家乡跟我一起种了很多树却也没有见过橡树的普普通通的种树人。”

\

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

  家族基金会的国际化基因

  雷永胜表示,老牛基金会的成立过程和运作过程,就已注入国际化的因素,拥有国际化的基因。

  老牛是土生土长的内蒙古人,他的人生从一名养牛工人做起,然后用16年的时间做到了伊利集团副总裁的高位,1999年出走伊利后创立蒙牛公司。他没有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更没有出国留学,也从未在跨国公司工作过。即使现在,他仍然只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但他对国际化充满了想象。创办蒙牛不过五年,蒙牛的牛奶就已进入香港市场,然后是新加坡、蒙古、美国等国际市场。创办老牛基金会,他仍然以全球的视野和标准操作。

  2004年,创办蒙牛不过五载的老牛宣布捐出其持有的所有蒙牛股份,成立老牛基金会。老牛因此成为中国股捐第一人。捐出股权,依托慈善信托,设立家族基金会,在中国属于首创的操作模式。如何设计基金会,如何操作基金会,不得而知,他不得不到海外取经,股权捐赠、慈善信托和家族基金会在欧美已有百年历史。他和雷永胜一起,在欧美考察了英国查尔斯王子慈善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盖茨基金会等近二十家基金会。老牛告诉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我考察学习了欧美国家近百年来已发展得相当成熟的慈善资产管理和机构运营,然后在国内外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完成了慈善财产的信托化。”

  “老牛基金会是国内第一个按照洛克菲勒基金会构思建立的家族基金会,同时它的触觉是面向全球的。”张醒生认为,“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牛先生在慈善公益这个领域中是最国际化的。”

  创建老牛基金会后,尤其是2009年辞去蒙牛董事长一职,退出商界进入慈善界之后,老牛更是频繁游走于英、美、法、澳、港等国家和地区,学习引进国际知名家族基金会的操作模式和项目。在老牛基金会的办公室,张贴着老牛与比尔·盖茨、洛克菲勒第三代掌门人大卫·洛克菲勒、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等慈善家的合影。他与欧美的诸多慈善家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在多次造访洛克菲勒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家族后,老牛的妻子、儿子、儿媳、女儿都专职投身于家族慈善中。该家族由此成为中国第一慈善家族。

  2014年,老牛的儿子牛奔和女儿牛琼发起成立“老牛兄妹基金会”(筹),目前正在北京市民政局申请注册。洛克菲勒的第三代兄弟于1940年成立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该基金会聚焦环保等问题,在全球范围内都有项目。老牛兄妹基金会的成立,意味着老牛家族在慈善模式方面的一项崭新创新,再一次引领国内的善二代做慈善方向。

  在熟悉老牛的家族慈善,以及老牛基金会的运作后,“中国慈善教父”徐永光认为,“他确实在带领家族学习西方的一些慈善家族的传统,而且认认真真地在做,像他这样做的,目前中国还是第一个。”

  在美国,一个共同的显著特征是,大的家族基金会都是在美国及全球做慈善项目,包括洛克菲勒基金会、卡内基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20世纪早期的基金会,也包括21世纪前后成立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等。洛克菲勒基金会在1917年就捐资创建了中国最好的医科大学—协和医学院。正是以家族基金会在全球的布局,使其无论是基金会还是家族,仍旧保持着全球的影响力。

  从风起云涌的商界退出,老牛的雄心依旧,不过已转移到慈善方面。他希望把老牛基金会打造成“千年老庙”,成为中国版的洛克菲勒基金会。以此抱负和格局,他显然会扩张慈善版图,从中国到全球。老牛基金会控制和受益的资产已经达到40多亿元,2013年的支出为1.69亿元。在国内的家族基金会中,仅每年支出,老牛基金会就占到一半以上。伴随着总资产和支出的逐年变化,老牛拥有坚实的底气和实力实现国际化的梦想。

  雷永胜说,“基金会成立没多久,在资金使用、业务能力等多方面的影响力,决定了不可能去做国际上的事,肯定是做国内的事情。到了一定程度,国际化自然而然就会到来。”在具体的慈善项目上,老牛基金会最初主要集中在救灾帮困、教育和医疗这三个传统的方面,后来和TNC合作增加环保一块,同时增加了推动慈善行业发展一块。今后,老牛基金会重新调整战略,主要聚焦在环保和教育领域。“这样,自然而然就是国际化。因为这两件事情,一定要国际化,环保是地球的事,教育是人类的事,不国际化行吗?”雷永胜表示。

\

前高盛集团董事长亨利·保尔森

  老牛基金会的国际化年

  2014年是老牛基金会的10周年。这一年,两个国际项目开启。

  去年年底,托尼·布莱尔来到北京,与老牛见面,签订合作协议,计划从2014年7月正式启动一个国际项目,项目名称是“非洲治理倡议项目—支持马诺河联盟(Mano River union    )的有效治理”,主要内容是提升非洲国家的治理能力。此前,他们已为此接触多次。2008年,布莱尔创办了非洲治理促进会(AGI,Africa Governance Initiative),并为此投入巨大热情,使得该非营利组织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项目实施的资金来源,老牛基金会出资100万英镑,非洲治理促进会自筹130万英镑。该项目主要是在马诺河联盟(西非的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几内亚),对当地国家领导人、政府重要部门进行能力建设,以提高政府运作能力和运作效率。雷永胜介绍做该项目的初衷是,“这个项目就是想让非洲从政府到民间,自己能很好地治理自己的国家,自力更生。这样的项目,是对人类的贡献。非洲出现战乱、疾病等对我们人类都没有好处。”不过,因为埃博拉病毒疫情的影响,该项目不得不延期。

  2014年1月3日,在美国夏威夷,首届东西方慈善论坛召开。来自中国的老牛、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华民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等慈善家,与美国的亨利·保尔森、彭博集团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美国桥水公司创始人瑞·戴利欧(Ray Dalio)等慈善家相聚,探讨全球转型时期慈善家的责任与使命。

  会上,保尔森跟老牛分享了他正在中国推动的环保项目,并询问老牛是否愿意合作。保尔森曾是高盛董事长、TNC董事会主席,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部长,他与中国政商各界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11年,他成立了保尔森基金会,推动全球环境保护及中美两国的可持续经济增长。

  保尔森基金会与老牛基金会的项目内容之一都是环保,保尔森和老牛又都有TNC的任职经历,双方遂敲定合作项目,聚焦湿地保护。2月26日,双方正式对外发布首期启动三个项目,分别是天津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项目、天津滨海湿地保护网络建设及培训项目和江西鄱阳湖湿地保护管理示范项目。保尔森基金会负责项目监督和技术指导,并提供64万美元项目资金,而老牛基金会支持100万美元的项目资金。

  两个国际项目在同一年的开启,对老牛基金会来说,可谓国际化年。作为最早进入国际视野的中国家族基金会,老牛基金会在此之前的国际化项目,一个是与TNC合作的内蒙古生态项目,一个是去年在加拿大的奖学金项目。2013年,老牛基金会捐赠633万元(100万加拿大元),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设立白求恩奖学金,并制作白求恩纪念塑像。至于为何在加拿大做这样的慈善项目,老牛基金会的想法是,诺尔曼·白求恩(Norman Bethune)对中国有帮助,有影响力,而在加拿大并无太大影响,因为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医生。本着为中国人民“报恩”的理念,老牛基金会在白求恩的母校、知名的医科大学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设立奖学金,奖励在国际人道医疗方面做出贡献的医护人员。

\

  在老牛基金会国际化的四个项目中,除了在加拿大设立白求恩奖学金之外,其他三个都采用了资金配比的方式,即老牛基金会与合作的国际机构共同出钱,以此撬动更多的资源,做更大的项目。2014年,在老牛基金会的预算中,投入国际的资金所占比例为0.8%。

  雷永胜说,老牛基金会的国际化过程是谨慎、小心的。与布莱尔的合作,还私下专门征求了国家外交部门的意见。“我们的国际化,一定要考虑到国家外交的方针、政策、策略,因为民间跟国家一定是一致的。作为‘第三部门’,是国家交流之下的民间外交补充。”

  伴随着老牛的慈善家形象和影响得到国际认可,以及老牛基金会所开启的国际化,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基金会、非营利组织主动找到老牛基金会,寻求国际合作。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