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经济下行,社会投资可托举GDP
2015-06-05 14:53:24  来源:《中国慈善家》5月刊   作者:白筱 撰文

\

原标题:徐永光:公益市场化拓荒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信在2014年10月28日寄到了安徽省金寨县希望小学,信中,他为“希望工程”25周年庆贺。第二天,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在公益捐赠减免税、股权捐赠、慈善信托、慈善透明、公益创投和金融支持公益等方面创新机制。

\

  这一天,作为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简称“青基会”)和希望工程的创始人,徐永光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李克强的信,并回忆:“明天是希望工程25周年。希望小学是克强的发明,是他在金寨考察时首先提出来……”接着,他又在微信转发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慈善创新的会议报道。一位业内资深专家透露,“这些都是永光一直推动的。”

  徐永光生于1949年,属牛。他以牛自喻,微信名为“笨牛”,头像是可爱的卡通牛头。自创办青基会以来,他似一头拓荒牛,不空谈,重行动,以研究发现、实验创新和宣导影响推动公益慈善市场化进程。

\

  几年来,《中国慈善家》杂志多次邀请,希望对他做一期封面人物报道,均被拒绝。

  在推动公益行业和公益市场化进入一个崭新阶段后,徐永光将重心投向刚开始起步的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今年6月,徐永光等业内先锋人士共同推动的“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将召开,同时成立联盟。借此契机,徐永光终于应允,接受采访。而此次接受采访,也与他曾经的一次遭遇有关。

  上世纪90年代,希望工程事业正红,一次,徐永光受中央电视台邀请与大学生交流,现场另一位嘉宾是发明一种灭鼠药的河北农民邱满囤。节目录制完毕,学生追星般围住邱满囤,徐永光却被冷落在旁。徐明白,在学生眼里,那位能“灭老鼠九族”的“灭鼠大王”是个传奇人物,而自己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希望工程一个姓徐的官方工作人员,跟那位个性张扬的神奇老鼠药先生相比,这样的形象何谈吸引力?

  “一项成功乃至伟大的事业,不可能没有个人色彩,有个性的人可以推动有个性的事业。我觉得(公益行业)也需要保留一些个人色彩。不是为个人,而是为事业。”徐永光说,这是他对此事的思考。他自认在希望工程事业发展中,对“个人色彩”的“度”把握尚佳。

  这是徐永光肯配合采访的动因。但他特别交代,“千万不要拔高,打折扣则可。”

\

  组织部里的“另类”

  徐永光个性鲜明为业内人士所熟知。近些年来,在批评中国慈善体制的一系列文章中,他措辞尖锐激烈,不留情面。他痛批“以权谋捐”,称慈善体制“再不开刀,误国误民”;历数“民非制度四宗罪”,其中甚至出现“逼良为娼”一宗。

  徐永光是个“另类”,这是他在团中央任职期间,其前任团中央组织部长、后来任民政部部长的李学举对他的评价。徐永光在中国青基会的副手李宁对他说,“就搞不明白团中央怎么会让你当上组织部长的!”

  1978年,29岁的徐永光从地方抽调到北京参与共青团十大筹备。8年后的1986年,徐永光已是团中央组织部部长——正局级干部。他一反组织部干部循规蹈矩的刻板作风,利用手中有限权力,推动共青团组织改革创新。

  徐永光翻遍能找得到的团史资料,研究共青团历史上的改革探索及失败教训。当年,他也和如今一样频频撰文,提出共青团本是群众组织,要群众化、民间化;共青团干部应兼职化,非专职化,要做青年“头羊”而非挥舞鞭子的“牧羊官”。他竭力试行团员证制度,为改革开放后团员流动开方便之门。在一些地方,他推动团的领导人竞选试验,更异想天开提出办全日制大学的设想,于是有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他经常撰文批评团系统内出现的官僚作风和特权现象,登于团刊。“我当时推动共青团改革的文章和现在写的东西风格类似,很尖锐,一篇接一篇。”

  团省委书记想推动改革不敢讲的话,便请徐永光去讲。徐永光对《中国慈善家》说,“那时候说话的影响力可比现在大。”

  1987年,徐永光担任团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小组组长,负责起草《共青团体制改革的设想》,对组织制度、干部人事制度以及群众化、民主化等方面提出系列改革方案。

  对于同一个历史时空的人来说,徐永光跑得过快。当时很多人对他主张的去行政化方案不满,有人甚至直接说“团中央出了个叛徒”。

  1988年5月的团十二大会议,是徐永光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会议要通过《关于共青团体制改革的基本设想》与《建立团员证制度的决议》,还要在当时“热烈的民主气氛”中组织好团中央委员差额选举和团中央常委会、书记处的选举。在书记处领导下,徐永光作为这些任务的具体执行者,他不能出任何差错。

  会议顺利闭幕,徐永光以得票倒数第二进入团中央委员、常委。书记处给徐永光的评价是,“立了汗马功劳”。参加两个出国访问团,先后访问前苏联与德国、比利时,成为书记处给徐永光的特别“奖励”。徐永光说,这是他在团中央得到的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奖励。

  团十二大一结束,徐永光认为自己在此阶段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决定辞去团中央组织部长职务,去做他自己在《体制改革设想》中提出的“建立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青少年发展筹集资金”一事。书记处很快同意了他的请求。

  徐永光终于“下海”,走上他的公益市场探索之路。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