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光:一起来推动成立100亿慈善共同基金,马上!
2017-05-15 14:19:45  来源:善达网  

  4月25日,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资产与财务管理委员会第一次筹备会议召开,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在会发言。本文根据发言稿整理,有删节修改,经本人审核。

  徐永光: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

  观点1:投资指数应该搞。如果一个基金会不去理财,把钱存在银行,就直接打一个0分;如果他有投资行为,先给他50分。对不投资的要抽鞭子!

  观点2:我说慈善行业是怎么搞的,在投资上,要么是自己没有武功,要么是商界来的、投资界来的人自废武功,或者是武功被废,抑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观点3:慈善行业有2000亿资产,如果投资收益率增加一个百分点,就是20亿,增加两个点就是40亿。善莫大焉!

  观点4:委员会主要干两件事:一是研究建立投资指数,二是发起设立共同基金。筹备已经很长时间了,无需再等了。竖起这面大旗,就会有一批又一批志同道合者聚过来。要不然,总是在筹备,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一、慈善资产管理的现状与问题

  据我估计,慈善资产规模应该在2000亿左右。基金会1000多亿,慈善会系统虽不透明,估计也在千亿规模,再加上其他慈善机构的资产,2000亿是肯定有的。对中慈联(中国慈善联合会)来讲,如果成立慈善资产与财务管理委员会,对行业有所推动,试想如果能给行业的投资收益率增加一个百分点,就是20亿,增加两个点就是40亿。善莫大焉!

  慈善组织大部分钱存在银行,情况很严重。连原来做投资的、原来是投资家的到了基金会,也把钱、上亿的钱就存银行了,不去投资。我说慈善行业是怎么搞的,在投资上,要么是自己没有武功,要么是商界来的、投资界来的人自废武功,或者是武功被废,抑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们要对什么问题下什么药,一定要有所动作。我觉得大概有这么几个层次的问题:

  第一,社会的道德绑架。社会公众不理解,我给你捐款是去做好事,你怎么拿去投资?那就是挪用!十几年前我被人家骂,就是说我挪用希望工程捐款投资。虽然投资有赚有赔,其实我们投资一个多亿挣到两个多亿!当时刘文华(现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资产与财务管理委员会筹备组组长)就是投资部的负责人,投资的几个上市公司赚了几十倍!

  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通过行业来给大家解释,基金会的钱闲在那里是不对的,所有的钱都应该让它钱生钱。至于说基金会的钱怎么生钱,具体怎么做?这个可以讨论。但是首先应该让大家了解,慈善组织投资理财是一个正常的行为。这是一个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基金会管理人员存在的两个问题。一是受到了社会压力不敢做投资;二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不负责任的,让慈善资产贬值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对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要给压力。文华说的投资指数应该搞(指中国基金业协会与中慈联合作的《基金会资产管理评价体系》课题)!因为去做投资又担了风险,如果最后出现了亏损,那他不就很惨吗?我觉得,如果一个基金会不去理财,把钱存在银行,就直接打一个0分;如果他有投资行为,先给他50分。对有投资行为的,先给50分保底,然后挣了加分,赔了减分。就是说,没有投资行为就没有分,有投资行为先给保底分,再根据业绩进行加减。否则,起不到激励的作用。而且,还要披露。我查过,许多基金会都是投资资产为0,许多亿元以上的基金会投资收益也是0。

  第三,政府税收政策。

  接下来的问题是,基金会没有专业的投资人才储备。大的基金会是可以配备得起专业人员的,比如说,段然在中国青基会这几年做得很好,收益率可以做到8-9%,很精彩!小基金会是根本不可能的,配不起这样专业的人员,因为人力成本比较高。总体上讲,指望基金会自己搞投资团队在中国不是很现实。

  所有的问题归结到最后,就是需要有平台。我建议,我们这个会议大家应该有一个行动,从各个方面改变目前基金会等慈善组织投资的生态环境,最主要的就是要落地一个能够有公信力的、能够有较好投资回报的平台。

  二、Commonfund在中国落地的几次尝试

  六、七年前,我到美国考察时发现,美国有个慈善共同基金-Commonfund,是1971年福特基金会捐资创建的。当时,福特基金会发现很多大学基金会包括一些私人基金会不会理财,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应该有一个平台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出资280万美元建了Commonfund。它曾为大约1600家中小公益组织管理着200-300亿美元资产,是家了不得的机构!这个机构是免税的,总部免税,属于非营利机构。

  它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个副总裁我特别熟。这位副总裁讲,自己是投资机构出来的,为什么来Commonfund?显然,这里的收入比投资机构要低一点。但在投资银行做私募基金工作时,心理压力太大了,心情也不好。到Commonfund工作,这些问题就好了些,工作也更有意义。这里有很多有慈善背景的、或者是有社会影响力的投资行为。

  无论在美国还是在英国,都有机构在做爱心资本。他们做的很多项目是社会影响力投资,恰恰这类项目的回报率高于市场。美国有一个多米尼400社会指数,华尔街一女士1990年创立的。该指数是在上市公司里找出400家符合社会责任投资的公司,筛选指标包括环境、社区等因素。多米尼指数在10年以后,也就是经过1990年到2000年的时段,与标普500做比较,多米尼指数的年回报率是20%多,标普指数是在18%左右。再过了10年,经历了金融海啸之后,多米尼指数与标普500对20年的数据进行比较,前者高出了70%。社会责任投资的回报率要高于市场,包括英国,这类数据我都有,还包括日本。

  Commonfund成立40年时做过一个总结,年化收益率超过了18%,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业绩!我想把Commonfund的模式引入到中国,就去和人家谈,他们也非常积极。

  我要找谁合作呢?因为最终是基金会来投资,所以最好先找国有背景的机构,如果找私人背景的公司,怕有道德风险。2011年,首先找了香港建银国际,他们的一个分部在上海,很感兴趣。他们表示,我们捐款才能捐多少?而帮慈善资产投资,帮助慈善行业的投资获得比较好的回报,我们才是尽了自己的社会责任。结果,2011年郭美美事件出来了,他们上面的领导说,我们还是别碰慈善吧,万一引火上身,麻烦就大了。这个事就黄掉了。

  然后,我又到北京找到华融资产。他们很积极,马上在北京进行了一些调研。他们非常明白慈善行业的钱不好拿,如果要拿的话,就要能够确保保险。经过充分沟通之后,2014年7月华融推出“公益财富一号”,计划规模是1个亿。实际上是华融公司的信托产品,期限2年,年化收益率7.2%,收益很好的。后面还有一条,由华融资产总部做保,保证零风险,保证你不会赔掉。过了一两个月,我看到某家报纸报道,说“公益一号理财产品流产”。基金会等慈善机构不搭理这个事,这么好的产品不投。当然,现在看,设计上略微有一点问题,就是需要一单1000万以上,门槛有点高。

  前几年我们也一直在讨论,怎么样把平台搭起来。今天有这么多的机构专门做投资理财,而且有这么好的经验,我觉得应该寻求一条道路,不要坐在那里等着。

  我们曾经有一个设计,可惜没有人全身心投入去做。这个设计是这样的,平台不是一家,一家的话有可能说凭什么就是这一家呢?有可能是几家,这几家有不同的特色。有的是回报高一些,风险大一些的,有的是比较稳健的,当时也点到了几家,形成一个机构的组合。机构的组合大体是这样的,一笔钱投进来三家分,比如说300万,每家拿100万。同时每家都要拿出一笔劣后的资金,一起来投,一起来做。

  公益机构投资的资金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有保底,这个保底在法律上的合法性是与劣后相对应的,不是说某个机构给你保底,而是劣后资金给你保底。敦和基金会当时给出了8%的收益率,敦和基金会自己做劣后。这时就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回报不一定很高,6-8%左右,但有劣后资金做保证,如果收益低于谈好的数,劣后资金给你补;如果投资收益高于这个数,高出的收益就归劣后的投资人。另一种是你能担得起风险,可以不做有保险的,这时投资收益率也许是8%,也许是10%,甚至会更高。或者,基金会可以选一部分保险的,再选一部分劣后的。我当时表态,南都基金会愿意做劣后,因为面对这样的一个有能力的机构,我相信它很有可能会获得比较好的收益。

  我期望大家认真地做模式,能够拿出一个模式来,让基金会觉得把钱交出去投资放心;另外,对把钱存在银行而不交出去投资的要打板子,要有压力。这样,慈善资产投资保守无为的局面可能就会得到改变。

  三、对100亿慈善共同基金的设想

  慈善资产管理这件事要做,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专业的机构怎么参与,一个是怎么吸引慈善组织参加?

  一种方式是做一个委员会这样的平台,还有一种方式是做一个100亿的共同基金的投资平台。

  现场有些基金会自己都有5、6个亿。假如聚集100家、甚至不到100家慈善组织,我们这个共同基金的规模就可以达到100亿。有了100亿,金融机构就觉得这是一个事。这样的规模由金融机构做资产组合,做流动性就都可行了。要往这个方面走,否则10年都不能出成果。

  共同基金只要干起来,可能一两年就会有100亿盘子。之后这个模式越来越成熟,共同基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后面的小机构也就更愿意跟进来。现在投资机构和慈善组织两方坐下来谈一下,就开始干,干着干着,就会干出符合这个行业发展需求的资产管理模式。

  我以前做了几年好几次都没有做成,包括Commonfund也来跟这些机构谈也没有做成。现在看来,我感觉时机已经到了!

  慈善资产与财务管理委员会的筹备已经很长时间了,不管目前有多少慈善组织和金融机构加入,也不管开始能收到多少钱,马上成立吧!我们相信这件事有意义有价值,只要竖起这面大旗,就会有一批又一批志同道合者聚过来。要不然,总是在筹备,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上面说的委员会平台与共同基金投资平台可以放在一起做,也就是说委员会最主要干两件事:一是务虚的,例如研究建立投资指数,对不投资的慈善组织施加压力;二是务实的,发起设立共同基金,这是主要目标,对某些基金会和金融机构可能更有号召力,不能等,马上就开始。

  不要再坐而论道了,马上开始干,要落地!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