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住老胡同就得受冬冷夏热、潮湿和只能上公厕的罪?这伙人有奇招
2017-10-24 09:55:52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7年9月刊   作者:张玲 撰文

\

原标题:众建筑:从人的角度出发

  众建筑是由何哲、沈海恩、臧峰三人联合创办的建筑事务所。不少人以为“众建筑”一名是因为“三人成众”,“其实我们是希望建筑设计能往一个比较现实的、不是纯效果优先的、非精英化的方向去做,”臧峰说,“我们想让更多普通人有机会享受更舒适的居住空间,让社会往更可持续化的方向发展。”

  基于这样的理念,众建筑在今年3月通过了共益企业的认证。这套总共200分的认证体系,众建筑得了105分,在目前中国获得认证的几家共益企业中得分最高。其中,在顾客效益这一部分,众建筑获得36分,在包含社区效益、环境效益等在内的五大考评模块中,这一分数尤为突出,也是众建筑优于国内其他几家共益企业的地方。

  “中国人口众多,带来很多不同的需求。”何哲说,具体到胡同、住宅小区等建筑场域,则会产生更多具体而复杂的问题,众建筑试图通过不断探索人与建筑的关系,实现更多对人和社会的关照。

\

众建筑的办公室也以内盒院的方式进行了建造

  让老房不再是“牢房”

  众建筑最初对胡同里老房子进行改造的思考,始于对写字楼、创业园的逃离。2010年,何哲、沈海恩、臧峰从一家建筑师事务所出来创业,将办公室选在胡同里的一个四合院中。“我们不想去设计师扎堆的地方,”臧峰说,“做设计,得跟不同的人在一块,这样能激发更多灵感。”

  三人扎进胡同后,灵感确实不少,不过“以身试法”之后苦头也没少吃。房屋密闭性差,冬冷夏热。胡同里的生活气息很浓,有时是下水道泛出的臭味,有时是在门口停自行车跟邻居呛起来的火药味。建筑的形式和质量不仅关乎冷暖,还有人情,他们在胡同里感受到了很多做建筑必须面对的问题,并不断探索可行的解决方案。

\

  2013年大栅栏跨界中心公开征集旧房改造方案,众建筑给出一个“内盒院”(房中房)的想法,最终被选中实施。这一方案不同于传统翻新式的改造,而是完全保留老房子的主体结构,在里面塞入一个现代的、能满足现代生活标准的预制房屋系统。“我们希望在尊重和保护胡同文化、四合院文化的基础上,让生活在里面的人不再那么痛苦。”臧峰说。

  众建筑选择冷库用的夹芯板作为主材料,板材内集合了房屋所需的各种线路和设施,板材的拼接也不需要非常专业的工人,有了六角扳手,几个不专业的工人就可以在一天内搭建完成一间十几平米的屋子。

  “这一套改造方案的价格约是常规改造的1/3,用电量大概也是改造之前的1/3。”何哲说,“居民可以用更低廉的价格获得生活环境的改善和提升。”

\

  项目结束后,大栅栏跨界中心隔壁的东大妈紧接着做了第二个“吃螃蟹”的人。东大妈苦于老房子过于潮冷、掉灰不断,一直想作改造,但隔壁邻居不同意。两家是同脊房,一家要改造势必相互牵连。

  “屋里只要一个晚上没住人,被子就是潮的。家里柜子和床都不敢靠墙,湿气太重,也怕掉灰。”东大妈抱怨,“冬天小小的屋子开两个暖气都冷。”

  东大妈家在东四环外有一套大概90平方米的房子,但她还是喜欢住胡同里。“这里去哪儿都方便,”她说,“老百姓就考虑这个。”

\

  东大妈家的内盒院装好后,以前的问题大都解决了。床和柜子可以靠着墙,“使用空间感觉还比原来大了些,白天屋里也比原来亮了很多,”东大妈“显摆”着她的“新”家,“以前洗澡只能拉大布遮着,现在有一个可以内外伸缩空间的推拉门。”

  众建筑前前后后做了大概30间内盒院,2015年获得WAF世界最佳“新与旧”建筑大奖。“获得这些成绩,大家不曾料到,至少在方案讨论初期是这样。”臧峰说,“现在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只是在老房子里搭个新房子,但方案没有成形之前,团队内部有很多争议。板材怎么运进屋内,怎么装,外面的老房子还是那么旧,居民是否可以接受……”

\

  有不少人质疑,内盒院里面的预制系统跟老房子的外壳不是很搭。臧峰觉得新的就是新的,老的就是老的,两件事没必要混在一起。“我们的态度是尽量让新与旧的对比反差更明显,”他说,“没必要像贴面砖一样,假装自己跟老的建筑有关系。如果只把外墙的面砖贴得好看,好像看客的眼睛没有受益,历史的感觉和生活的痕迹也没有了。”

  根据客户的改造需求,众建筑开发了新的建筑产品——插件家。它沿用内盒院的建造系统,但是建筑物直接在室外,会考虑更多防水之类的问题。

\

小樊的插件家是交织的邻里关系和诸多的限制条件下催生出来的城市新景象,让老城的人情味和现代新生活有机会两全。

  小樊的家在西城区的一个大杂院里,结婚后,小樊想改造一下新家。邻居家都挨得很近,哪家有点动静都是“牵一发动全身”。房子的改造设计过程中邻居的意见随时出现,不能被影响采光、视线和通风等等。新建成的插件家外形有点奇怪,不同方向出现了退台和斜切面,但这并不影响室内的居住质量,客厅比原来的平房高了近一倍,室内做了无水堆肥马桶,可以不用再去公共厕所。

\

  小樊的插件家是交织的邻里关系和诸多的限制条件下催生出来的城市新景象,让老城的人情味和现代新生活有机会两全。

  不过,国内对插件家的接受度相对较低,目前众建筑在国内只完成了两例。“在国内,人们通常认为混凝土或砖比较结实,而在国外,预制建筑发展了很多年,所以不太会有这样的问题。”臧峰说,“我们正在把‘插件家’带到国外发展。”

\

游走在英国普雷斯顿街头的众行顶。这个披着红色外衣可以骑行的公共空间,好像城市里流动着的新鲜血液,让公共空间更有活力,也让人与人的关系更加平等而紧密。

  成为共益企业之后,众建筑在美国发展插件家也获得了一些便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以利润为惟一导向的企业,”臧峰说,“尤其像学校和政府会比较认可共益企业。”

  让公共建筑真正实现共益

  众建筑做的第一个大项目是位于山西太原北郊的三千渡住宅小区,有3000多户(10000多人)。这是一个保障房小区,售价低于太原房产均价。

\

三千渡住宅小区

  “在中国,住宅是建设量最大的建筑,住宅建筑完工面积约占所有建筑完工面积的70%,但很多人(建筑师)参与的角度,会更多地考虑地产商的要求。”臧峰说,“我们希望做出一些改变,在不损失地产商利益的同时,让真正的用户获得更多的好处。”

  这是一片密度较高的塔楼,众建筑通过调整楼体的形状、高低以及彼此间的相对位置,计算日照和通风量,以及模拟视线等实验,试图寻求一个更优的设计方案。整套系统做下来,他们让大多数居民享受到了更多的阳光和通风。

  相较于规规矩矩的住宅小区,被安置在山东烟台的“广仁众空间”则显然有些放飞自我,以至于到这里体验的市民纷纷表示新颖和超现实。

\

“广仁众空间”

  “广仁众空间”从概念到建成花了大概3个月,是目前众建筑建成的体量最大的“插件建筑”,处在老城区和商业区之间。烟台的老城区多是以前开埠时盖的小洋楼,前些年被各种高档会所、酒吧等高消费场所租用,现在大多关门,普通市民一直对这里有距离感,使得这一片越来越冷清。

\

  众建筑希望“广仁众空间”能成为连接新与旧的桥梁,将公众从繁华的商业街区吸引到这片仅一街之隔的历史老城区,让市民能真正享受这个地方。

  “广仁众空间”四面开敞,空间丰富多样,设计初衷是以开放性的姿态消除公众内心的距离感。其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一座会“吆喝”的建筑—周边接驳了几个众行顶,能自由脱离母体建筑行动到各个街区,成为“母体”向外扩散信号的“前哨”。

\

“众行顶”停驻张开时,可用作活动会场;收缩时则可离开“母体”进行骑行。

  众行顶作为一个创意来自广州大排档和北京三轮车的移动装置,去过英国普雷斯顿以及香港、深圳等城市。这个披着红色外衣可以骑行的公共空间,好像城市里流动着的新鲜血液,让公共空间更有活力,也让人与人的关系更加平等而紧密。

  不论是规规矩矩的住宅小区还是脑洞大开的“内盒院”“众空间”,所有的建筑形式都是为人服务,众建筑希望从人的角度出发,促使社会往更公平、更美好的方向发展。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