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国际NGO进入中国30余载,助13万农户脱贫,他却为其合法身份费尽心力
2017-11-13 11:58:13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7年10月刊   作者:撰文:谢舒 题图摄影:仝丹奇

原标题:陈太勇:越过山丘

\

陈太勇 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主任和法人代表、上海海惠社区民生发展中心主任

  陈太勇开玩笑说,自己都快成机构注册专家了。

  1985年,国际扶贫组织小母牛来中国做第一批项目,陈太勇就参与其中,如今已与小母牛组织携手三十余年,他的身份也从项目伙伴、技术助理到小母牛中国办事处主任,再到海惠助贫服务中心法人代表。

  三十多年来,小母牛组织在中国的合法身份问题,一次又一次给陈太勇出难题。小母牛中国办事处、香港小母牛、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上海海惠社区民生发展中心,陈太勇亲历了每一个机构的诞生。它们的关系无法用简单几句话讲清楚,它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小母牛扶贫项目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过程复杂也艰难,但越过山丘,陈太勇说,仿佛看见天又蓝了一点。

  三遇难题

  从身份上而言,陈太勇现在已经和国际小母牛组织没有多大关系了。2008年和2012年,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和上海海惠社区民生发展中心分别注册成功,他作为中心主任和法人代表,实际上已经脱离了曾担任的小母牛中国办事处主任身份。尽管从团队成员和项目开展上,陈太勇和海惠助贫服务中心做的事情,实际上依然是国际小母牛组织在中国项目的沿袭。

  但这是不得不走的一步棋。

\

  国际小母牛组织于1984年进入中国,1985年到四川正式开展项目,在四川省畜牧局下设小母牛项目办公室。1991年,国际总部觉得中国已经具有独立开展项目的能力,希望小母牛项目办公室从四川省畜牧局分离出来,单独成立办事处,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开展工作。

  一波三折。“领导觉得这么好的项目,怎么能让它出去办呢?就不同意小母牛从政府办公室脱离出去。”陈太勇说。无奈之下,他和当时小母牛中国项目负责人濮家中途转战南京,以注册公司的形式从事畜牧扶贫项目。但由于小母牛总部规划的扶贫援助项目重点发展区域在中国中西部地区,所以小母牛并没有放弃将办公机构注册在成都市的努力。当小母牛中国办事处最终在四川注册成功,已经是1997年的事情了。

  根据当时的政策,小母牛中国办事处以外资公司驻华办事处的身份在四川省工商局注册,项目主管单位是省外经委,已获得减免税待遇。陈太勇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体制限制与空间拓展:以国际小母牛组织在中国的本土化发展为例》,记录注册过程的艰辛。

  “但是到了2005年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问题,主管单位说这个办事处不应该归工商系统管,你们又不交税,应该归到民政系统。我们去问民政局,又说没有相关条例,民政部门说,你们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注册不了。”陈太勇回忆,当时陷入一种民政部门无法注册工商部门无法延续的地步,这一状态持续近三年。

  “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民政部门说,你们团队既然都是中国人,又没有外国人,政府很信任你们,可不可以不用小母牛的名字,改一个名字来注册,然后,再寻求与小母牛合作?”

  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由此而来,陈太勇任中心主任和法人代表。合法身份得以解决。

  小母牛项目进入中国以来,由于无法在国内获得公募资格,资金全部由国际小母牛总部供给。为了改变这种单一的资金来源局面,从1998年开始,陈太勇多次往返香港,探寻资源。

\

2011年5月,陈太勇与香港小母牛主席梁锦松、东方汇理银行亚洲CEO顾君贤(Patrice Couvegnes )探访灾后重建的四川剑阁县,深入了解当地现状。

  2001年,香港小母牛成立。梁锦松和伏明霞夫妇带动亲朋好友和香港各界参与支持,捐款全部用来支持大陆的小母牛项目。香港小母牛逐渐取代国际总部成为内地小母牛项目的主要资金来源。

  2016年,根据新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中国有了第一部对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立法,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开展活动终于有法可依。

  《管理法》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未登记设立代表机构、开展临时活动未经备案的,不得在中国境内开展或者变相开展活动,不得委托、资助或者变相委托、资助中国境内任何单位和个人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

  新的挑战随之而来,香港小母牛的筹款资金无法像以往那样直接进入内地开展慈善活动。

  “海惠80%的资金来自香港,凡是境外资金、香港小母牛资助的项目都必须先停,待境外资助机构注册或境内合作机构项目备案申请获得批准后方可启动。”陈太勇说,今年海惠的项目几乎都停了,差点难以为继。好在9月份在四川申请的4个项目备案成功了, 但备案项目必须每年报批。

  2017年8月22日,国务院扶贫办发布关于受理境外非政府组织业务主管单位申请等事宜的操作办法(试行),“香港小母牛已经按照要求,把文件完善,9月中旬已经交进去了。”陈太勇说,一旦香港小母牛在国务院扶贫办注册成功,资金就可以进来,项目就能恢复运作了。

\

  赶上来

  与机构身份背后的辛酸相比,小母牛项目的成绩有目共睹。

  三十多年来,小母牛在全国17个省、市、自治区的152个县开展项目,获得帮扶的13万户农户,95%实现了稳定脱贫。

  小母牛通过“授人以渔”的扶贫模式,不仅激励贫困农户自力更生,更鼓励他们传递动物和技能,享受帮助他人的快乐,并从中获得尊严。

  “‘助贫创福价值链’是我们项目规划的核心理念,这一理念将扶贫的点和面结合在一起:项目帮助每个家庭进行计划并投入资源,所有家庭加入互助组来参与社区建设,互助组联动形成合作社,合作社开展农产品市场开发并提供生产服务。点面结合使我们的项目能够实现贫困地区家庭、社区和产业的同步发展,以此稳定扶贫成效。”陈太勇说,通过一个产业规划、一个互助组织,让每个成员主动参与社区事务决策和管理,激发内生动力,调动贫困家庭在社区脱贫工作上的主动积极性。

  “礼品传递”也是小母牛项目的突出特点,首批得到牲畜、资金和技术的农户要承诺传递牲畜、资金和技术给其他尚未得到帮助的农户,自己也由受助者变为捐助者,提升个人自尊,增强责任感,带动他人共同发展,摆脱贫困。这也使最初的项目投入能够成倍发挥扶贫作用,捐赠者的爱心也得以传递。

  2006年2月,六家NGO通过竞标胜出,成为我国政府扶贫资源首次向NGO开放的试点机构,其中,小母牛以92.5分的高分获得第一名。

  2013年小母牛项目获第二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金奖。2015年10月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获得国务院扶贫办“中国消除贫困创新奖提名奖”,是当年唯一获奖的公益机构。

  和扶贫数据及荣誉相比,更让陈太勇感到欣慰的是,被帮扶对象自身的变化。

\

  他还记得,1992年南京郊区一个名叫邱荣翠的农村妇女,陈太勇和小母牛项目第一次和她见面时,邱荣翠手都不敢跟大家握,拍照还遮着脸,非常害羞。通过小母牛项目的培训,再次见面时,陈太勇发现邱荣翠的自信由内而外,都能带着附近农妇一起做合作社了。邱荣翠后来获得国际小母牛组织“金色人才奖”。

  “你看那个积极性就不得了,不是光解决温饱了,关键是那种自信和积极向上的精神也起来了。”陈太勇说,这让他有一种自豪感,“我经常说,当你在办公室因为处理管理、人事、财务这些事情很繁琐的时候,你就到项目点去看看,看看变化,是给自己充电。”

  在国家精准扶贫倒计时阶段,得到国务院扶贫办及各级地方政府的高度信任与资金匹配,“海惠和小母牛现在受到的重视是空前的。”陈太勇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是国际小母牛进入中国以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展现自我的机会,将展现一个公益组织精准扶贫的独特作用。”

  配合国家2020年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消除贫困的目标,海惠计划与小母牛一起在2020年前帮扶25万户农户脱贫,在2014年至2023年的十年内助贫100万户家庭。

  即使因为香港小母牛注册,2017年项目几乎都停掉,陈太勇也依然有信心完成目标。“现在按进度来,我们稍微受点影响,但还有三年,我们争取后面赶起来。”陈太勇说。

\

陈太勇(左一),香港小母牛主席、海惠助贫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梁锦松(左二),海惠助贫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主席毛振华(右二)、海惠助贫服务中心理事长但斌(右一)与农户代表合影。

  主动出击

  梁锦松是香港小母牛主席,每年都会带领主要捐赠人和理事代表团到内地参与项目,他的家人也一起参加。中诚信集团创始人毛振华因为参加一次香港小母牛代表团活动结识小母牛,对小母牛的模式赞叹有加,“小母牛为贫困农户带去的不仅是经济上的价值,帮助他们摆脱贫困自力更生,更同时提升了农户的精神面貌。帮助通过诚实和努力劳动改变命运的人,这些积极向上的理念和态度很打动我。我也介绍家人一起参加小母牛的扶贫活动。” 如今,毛振华已成为海惠助贫服务中心顾问委员会主席。

  这些都是陈太勇的动力所在。“这么多有名的人认可你从事的项目,每年都来,也让你看到一个事业,它能够持续进行下去,承担使命和责任,也给自己带来成就感。”

  在小母牛和海惠这三十多年的时光,陈太勇早已把公益扶贫当作自己的毕生事业,尽管过程艰难,但他始终相信没有什么不能克服,“就像在翻越山丘,虽然现在依然处于爬坡阶段,但是已经看到前面的天好像更蓝了一点。”

  陈太勇说,“以前没有相关法律,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每次只能临时应对。现在慈善法也实施了,境外组织法也发布了,有了明确的法律框架,可以更好地预测未来发展了。”

  他以此作为一个机遇,开始主动出击。

  长期以来,小母牛项目资金由国际小母牛总部供给和香港小母牛筹集,陈太勇和海惠助贫服务中心只需要一心做项目。随着在国内的发展向好,海惠和小母牛所受到的关注和获得的资源将越来越多。“三十几年了,国际小母牛已经断奶,香港本身的资源也有限。”陈太勇介绍说,相比之下,国内的资源开发有很大的潜力,汇丰银行、招商局、达能、礼来、嘉吉、中诚信和信中利等中外企业集团的捐赠越来越多。现在,海惠助贫服务中心也开始培养募款能力,不断吸引民营企业的捐赠和一些公众筹款,与政府部门和其他公益组织的合作也在尝试和创新中。

  为此,陈太勇重组了四川海惠和上海海惠的理事会,特设了顾问委员会,邀请知名企业家、学者、资深公益人和退休政府官员参与机构治理、发展指导和资源整合。陈太勇说,先把这个架子搭建起来,慢慢地通过在内地提升品牌,开拓资源,发掘潜力,增强自我发展能力。

  下一步,他打算让海惠作为中国社会组织代表走出国门,到国际上做一些扶贫项目。“2020年以前,我们的重点是搞好精准扶贫,这个跟国家的大体目标是一致的,但是现在我们也在参考‘一带一路’,开始做一些走出去的尝试。”陈太勇说,海惠作为国际小母牛项目在中国本土化发展起来的机构,再走出去也算是作为长期以来接受国际扶贫帮扶的回馈,而且,海惠天然具有国际基因,比起其它本土机构,走出去应该也更容易。

  他希望在退休之前,还可以再多做点事情。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