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的当红偶像王源:做公益这件事,我无条件OK
2018-02-07 10:13:06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1月刊   作者:谢舒 撰文

原文标题《王源:另一种骄傲》

\

王源

  他才17岁

  收到联合国的邀约,王源第一反应认为是假的。

  “难以置信,我觉得是一个天大的惊喜,我没有想到会有联合国的邀请。”惊喜之余,他开始紧张。“因为站在联合国的讲台上,我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不仅仅是组合,而是代表了中国青年的形象。”

  2017年1月28日,大年三十,参加完春晚演出之后,王源赶往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1月31日(当地时间)的联合国经社理事会2017青年论坛。春晚上白色西服和红色衬衫的装扮换成黑色西装、白色衬衫和黑色领带,他坐在不同肤色的人中间,桌前摆放着英文大写“CHINA”的桌签。

\

  论坛的主题是“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青年对消除贫困和促进繁荣所起的作用”。王源是年龄最小的发言代表之一,他作了2分钟左右的全英文演讲,期望在2030年,每个年轻人都能获得优质教育,女孩和男孩一样,都有潜力创造精彩。

  “优质教育”是他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挑选的主题。“因为我还在上学,就选了相关的教育(主题)。”演讲稿是他和团队多次讨论之后精心准备的,中文稿出来,他又坚持改成英文。

  “现在想起来真是胆子大。”王源说,“其实我的英文还不是那么好,但是在那种平台上我是替优质教育发声,我觉得要让全世界的人能直接听到我们中国青年的声音,所以选择了英文。”

  视频流出,网上出现了对王源英语发音诟病的声音。也有网友为此不平:毕竟他才17岁。

\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举行的任命仪式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理驻华代表郑道博士(左)与王源共同签署任命书。

  王源是第一位受邀参加联合国青年论坛的中国艺人,也是首位登上联合国讲台的中国少年偶像。联合国驻华代表罗世礼后来在接受采访时说,王源的参与为“畅想2030”活动吸引了超过2亿中国年轻人的关注。

\

  他早已不是那个刚出道时在街上被认出来吓得跑掉的小男孩了,从2013年TFBOYS组合正式出道以来,对于娱乐圈的生活,他已驾轻就熟。去年11月20日,这个少年在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举办了自己的17岁生日会,百余位当红明星送上视频祝福,被评价为“惊动半个娱乐圈”。

  但他并不以此为光环,他将之统称为“工作”。这份“工作”曾因为“可以到处玩”让他的同学很羡慕,后来几次在深夜被问“在干吗”,他回答“在工作啊”,同学才觉得“原来你也挺累的”。

\

  和王源见面约在2017年的平安夜,周日,傍晚5点在摄影棚见到他,他已在这里度过整个下午,刚拍完一支广告,接下来还有三场采访。

  采访结束,我收起纸笔,王源绷直的身子下意识松懈下来,脸上换上轻松的笑容。他拿出手机听微信语音,等待着所有的工作结束后和朋友相聚。“哎,我一会儿怎么走啊?”他笑着问工作人员,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他的身上还能看出一些孩子模样,但他做的事情,已经逐渐超越与年龄相匹配的责任担当。

\

  他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和教育相关的场合。2017年6月28日,王源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授予“青年教育使者”的称号;7月12日,他出席了马云公益基金会举办的新乡村校长论坛,阐述对乡村教育的思考;9月3日,他实地探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中国政府在广西开展的“爱生学校”项目;11月,他又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花楠(Rana Flowers)一起探讨优质教育问题。

\

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授予“青年教育使者”的称号后,王源与来自北京顺义的10名小学生参观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的蓝色小院,了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历史和目前正在中国贫困地区开展的教育项目。

  随着名气的增长,王源上过很多当红综艺节目,出演影视剧,也受邀在包括跨年演唱会、春节联欢晚会在内的各大舞台表演;如今他似乎正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益场合。“其实挺紧张的,因为以前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而且年龄跨度也很大,担心聊不到一块儿。但我们刚好聊的是公益的话题,是我们共同感兴趣,共同关注,共同想要努力去改善的方面,所以能聊得很好。”

  对于综艺节目和为公益发声,王源说自己完全是两个态度。综艺上是嘻嘻哈哈让大家开心,公益则多了很多严肃的成分。他很感激这样的际遇。“可能大家以前知道我都是唱唱跳跳,像个小孩子一样。去联合国发表了演讲之后,大家更多关注到我其他方面,我也更加坚定了去帮助别人,为大家发声的信念。”

\

在“韩红爱心百人援宁”活动现场,义诊开始前,王源就忙着搭建义诊场地,一会儿扛着帐篷钢架,一会儿举着两把椅子,进进出出没有片刻休息。 “扛起来就跑,本王源的力气还是很大的。”他很得意。

  “无条件OK”

  和在联合国演讲的经历不同,参加“韩红爱心百人援宁”活动,让王源体会到另一种责任。这是他第一次去公益一线,因为涉及到病人救助,他说自己不少次被震撼。

  “百人医疗援助系列行动”是韩红爱心慈善基金发起的医疗义诊公益活动,之前已在全国持续开展6年,第七年的援助行动之一在宁夏固原市泾源县开展。2017年8月,王源受邀去做了两天志愿者。

\

  在现场,他负责搭建帐篷,布置桌椅,引导病人。赶上下雨,他把小孩子抱着,老人家用轮椅推着,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带往诊治台。他的雨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脱下来给了病人,工作人员几次让他“慢一点”,他边跑边说,“来不及了”。

  一个突发状况让他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在护送一位老人去科室时,老人中途发病,“站不住了,往地上倒,像癫痫一样开始抽搐”,情急之下,王源直接从后面一把抱住老人,“我就大喊‘快拿轮椅来快拿轮椅来’,不知道谁拿了轮椅来,我和另外一个医生就赶快把他推到急救室去,他一路上都在抽搐。”王源回忆。

  进了急救室,看到老人插上管子,打上针,王源才慢慢平静下来,“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他第一次产生了“和死神赛跑”的感觉:“我生怕我晚了1秒钟的话,我就可能救不回来他,那我会陷入深深的自责。”

\

  在泾源的两天里,王源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震撼。“当时在现场真真实实看到了那些患者,他们没有钱去接受治疗,但是有了大家的帮助,有了社会的关注,看到了那么多医生,看到了韩红老师,真实地面对面地去帮助他们,让他们得到了好的治疗,治好了病,那个时候心里的震动其实挺大的。”

  这次经历对他影响甚深,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更多人。

  2017年10月27日,王源和北京麦特文化董事长陈砺志联合发起的源基金宣布成立,王源也因此成为国内成立专项基金年龄最小的人。

\

  陈砺志回忆,实际上,早在八九月份源基金团队就开始了相关的工作。9月28日团队第一次进藏筛选,走过3个县5个乡,行程5200公里,筛选4580人。对外公布成立消息之时,源基金已经完成第一个公益项目,在西藏地区帮助200位白内障老人成功做了手术,使其重见光明。

  这是王源朴素的想法。他没有第一时间公布源基金,没有做特别的宣传,他希望真正做些事情之后再让大家知道。

  韩红曾经评价王源说“他是从骨子里想要帮助别人”。作为前辈,她给了王源很多建议。“韩红老师告诉我说,你想做,就去做,但是你不能(因为好心)害了别人。确定做一个事情之前,你要先想清楚,把这个事情规划好之后稳稳妥妥地做。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帮你,所有的人都会为你点赞,为你骄傲。”

  王源一直记得韩红的交代:“就是说不要让人家感受到希望,然后希望又破灭,要让人感受到踏实。”

  在为源基金挑选项目时,王源在陈砺志建议的众多项目中定下帮助白内障患者,也是出于这一考虑。“白内障项目相对来说风险没有那么大,治愈率很高,可以让大部分人(患者)重见光明,作为第一个启动项目特别合适。”

  给第一批老人做白内障手术时,王源因为忙于工作没有亲自到现场,工作人员把照片和视频带了回来。视频里的老人们因为视线模糊看不见,生活很不方便,王源很难过。“可是知道我帮助了他们,让他们重见光明的那一刻,我就瞬间充满了力量。”

  王源很高兴自己在公益慈善领域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之前都是号召,这次是真正用实际行动去帮助别人。”他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让更多人得到幸福。”

  他说,做公益这件事,他无条件OK。

\

  最棒的

  王源很早就开始参与公益了。有粉丝记录,出道第二年,王源14岁的时候,就参与了帮助唇腭裂儿童筹集善款、冰桶挑战、关注聋哑人、关注听障儿童、为励志小少年圆梦等活动。

  这种能量有感染力,一些粉丝也开始追随他的步伐。

  2015年初,以王源粉丝名义发起的“源来携手优个网,爱心共度中国年”公益活动在网络上引起关注,10天里累计募集运动装备价值近17万元,募集捐赠物品2693件,全部捐往国家级贫困县重庆开县。

  小曼是这一活动的组织者,她没想到这件事的影响力这么大:“县委书记和校领导都来感谢,媒体反响也特别好,说王源的粉丝回馈王源的家乡。”而通过媒体的报道,王源得知了这一活动,在采访中向粉丝们表示了感谢。这让她欣喜又满足,觉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小曼是王源的“老粉”。2011年,11岁的王源加入时代峰峻公司旗下的明星养成项目——TF家族,学习唱歌、跳舞,公司把王源训练的视频传到网上,引来最早一波关注。她就是从那时开始喜欢王源的。

  “最开始就是觉得他长得很可爱,听他唱歌也觉得声音很好听。”小曼说,自己对王源“从小看到大”,后来越来越被王源身上的某些品质吸引。“他很稳,非常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一步一步为此付出很多努力。他知道怎么把一件事情善始善终,喜欢音乐就从头到尾,练唱歌、学乐器、学写歌,做公益也是一点一滴负责到收尾,给别人一个很好的交代。”

  她希望自己也能善始善终,以王源粉丝的名义把公益活动长期做下去。2015年5月,她组织成立了“王源公益站”,在全国各地持续开展公益活动。

  成立之初,“王源公益站”便定下规矩:不允许众筹,不允许集资,不允许打着粉丝的名义相互借钱。“因为涉及钱比较敏感,我们做这个的话不能给王源带来负面影响。”

  为此,“王源公益站”对志愿者的加入严格把关。“我们的志愿者必须18岁以上,我会让他们发来一些邮件,写上自己的一些公益经历和想法,严格筛选。进来的都是愿意做公益的,或者是特别愿意学习和付出的。”

  “王源公益站”逐渐呈现出一个特点:粉丝年龄层普遍偏大,有生活和工作经验,也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和社会资源。因为不想涉及钱的问题,他们通常作为志愿者,和企业、公益组织合作,为其公益活动提供志愿服务。

  刚开始公益站不被看好,有人觉得他们就是瞎胡闹。“你们懂什么公益呀?”这样的声音经常出现。“但我们要负起责任来啊,要对王源负责,对项目负责,对粉丝负责。我就开始了解,从公益的发展到案例,有哪些好的形式,有哪些好的项目,了解粉丝公益怎么做。”小曼说,“后来慢慢做起来了还不错,大家会对我们由衷赞叹,问我们是哪个社团的,我们说我们不是社团的,我们是喜欢王源的粉丝。”

\

圣诞公益—奇妙的音乐摇滚之旅

  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王源公益站”协助“心音乐计划”在北京举办了一场400人的公益演唱会,演出阵容包括残障人士乐队、农民工子弟乐队、流浪儿乐队、罕见病患者乐队等群体。活动结束后,主办方“北京仰慈家文化促进中心”为“王源公益站”颁发了荣誉证书表示感谢,“京东暖冬公益”发微博称:“源泉们太棒了!为所有志愿小伙伴喝彩!”

  2017年,“王源公益站”在北京、上海、广东、重庆、武汉等地拥有固定志愿者约300人,累计完成了103场公益活动。

  小曼并不打算借此接近王源。“他知道我们的公益站,但并不知道我,我只在演唱会、见面会这些场合见过他。”相比让王源知道自己,更让小曼高兴的是,大家对王源的关注点和对粉丝的印象慢慢不一样了。

  王源粉丝的应援行为曾经被形容为“疯狂”。王源15岁生日时,粉丝们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海外滩以及另外14个一二线城市繁华市中心的LED屏上投放广告,在全国各地包下公交站、地铁站广告牌为王源发布生日祝福。

  尽管很感激,但这不是王源希望看到的方式。“粉丝们真的很爱我,他们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知道我,但我很心疼他们。其实大家都很辛苦地赚钱,我就说不要为了我这样,那些钱你们可以省着对自己的父母好,如果还有剩余的话,不妨我们一起来做公益,通过公益帮助更多的人,让社会大众来认识到王源还有王源的粉丝是这么优秀的群体。”

  在王源的号召下,2017年,粉丝们把生日广告应援改成了公益应援,全国各地的粉丝做了45个公益项目,作为送给王源的17岁礼物。

  “粉丝们特别棒,大家一起做公益,一起帮助别人,就像习主席说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王源说,这种形式是最棒的。

\

  主见

  陈砺志和王源早先没什么交集,成立源基金之后,几次接触下来,他觉得王源身上有着一种超乎年龄的成熟:“他对做公益这件事的想法,包括他的表达,我觉得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17岁的小朋友了。”

  陈砺志被称为“娱乐圈的公益经纪人”,曾于2010年和范冰冰共同发起“爱里的心”公益项目,2014年和赵薇共同发起“V爱白血病专项基金”,还是很多明星的公益合伙人。常年有明星团队来找他咨询公益方面的事情。

  “但是王源是第一个自己直接跑来的。”陈砺志说,很多明星团队都会先让工作人员来了解情况,谈得差不多的时候,艺人自己再来接洽。“王源第一次就自己跑来了,还是自己打车来的,当时我不在,他等我的时候还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觉。”陈砺志觉得“这个孩子挺好的,没有距离感了”。

  源基金有一个微信群,陈砺志说,王源的主见让他印象深刻:“他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独立的态度和观点。这种十七八岁的孩子,有时候容易让经纪公司或者父母来做决定,很可能遇到事情会说要跟谁商量一下,但是王源都是他自己表达观点,他不需要等待(别人的)意见。”

\

  王源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一个成熟的小孩儿”。“在考虑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成熟一点。”但他承认自己也有一点点小叛逆:“我还是想要和同学一起玩,和朋友一起浪一浪。”

  早早进入娱乐圈,王源其实没什么私生活,他能够想到的快乐就是和同学一起吃火锅,他请客。回重庆学校考试的一段时间里,妈妈给了他5万元零花钱,他天天请同学吃火锅,喝奶茶,5万元撑了一年。

  成立源基金,王源和陈砺志两人作为发起人每人拿出50万元启动资金,这大概是他花得最大的一笔钱了。“以前我找我妈要钱,她怕我乱花,万般不给,推辞,那天我说我要建一个基金帮助别人,需要一些钱,她说好,当天就直接把钱打到我卡上了。”

  源基金从成立之初,就没有设立特定的救助范围,这是王源自己的意思。他害怕如果把范围限定死了,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可能就帮不了了,他希望未来源基金的救助范围可以进一步扩大。

  源基金的第二个项目,始于王源从陈砺志朋友圈看到的求助信息。

  来自河南新乡的三胞胎姐妹小小、柠柠、檬檬仅有9个月大,老大老二确诊患上神经母细胞瘤,老三尚未确诊。奶奶和妈妈带着三胞胎在北京求医,正值寒冬,一家五口挤在不足10平米,没有暖气的地下室小屋等待治疗,超过40万元的手术费用全靠募集。

\

  来自河南新乡的三胞胎姐妹小小、柠柠、檬檬仅有9个月大,老大老二不幸患上被称为“儿童癌症之王”的神经母细胞瘤,老三尚未确诊。王源和陈砺志一同前往探望三胞胎。

  王源和陈砺志联系,两人一同前往探望三胞胎。地下室构造复杂,左拐右拐还不到,“越往里面走我就越难过,三个被病痛折磨的小婴儿在北京寒冷的冬天,住在没有暖气的地下室,没有阳光,空气不流通,我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世界。”王源说。

\

  探访当天正好遇到老大手术,王源把老大送到医院之后,带着老二和老三去婴儿游泳中心洗澡。图为王源在婴儿游泳中心陪柠柠和檬檬玩。

  来北京几个月,三个孩子基本没洗过澡。“我看着觉得挺心塞的,太可怜了。”探访当天正好遇到老大手术,王源把老大送到医院之后,又带着老二和老三去婴儿游泳中心洗澡。

\

  王源和陈砺志商量,除了承担10万元的治疗费用缺口,他还支出4万元给这家人租了一套有暖气有阳光的两居室,并准备了足够的尿不湿、奶粉、湿巾。“让他们在北京住到春暖花开再回河南。”

  原本王源只是想出资帮助一下这三胞胎姐妹,在了解了神经母细胞瘤之后,陈砺志提出可以将其作为一个长期救助项目,王源却犹豫了。

  神经母细胞瘤又被称为“儿童癌症之王”,是颅外最常见的实体肿瘤,也是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之一。涉及到小孩和癌症,王源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承担得起如此高的风险和责任。

  “我觉得是非常正常的反应,如果他毫不犹豫就来做,我反而觉得很莽撞,因为一定是了解这个事情之后才去做决定。”陈砺志说。

  经过详细的研究,王源了解到神经母细胞瘤预后效果非常好,无病生存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越早治越好,他决定把“儿童神经母细胞瘤”作为继白内障项目之后源基金的第二个项目。

\

  一年前,王源引以为傲的事情是,别人还在上学的时候,自己已经工作了:“我都开始给表弟发压岁钱了,可以赚钱养家了。”

  如今,他有了另一种骄傲:“我帮助到别人的时候,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我真的是对社会有贡献了,不再仅仅是家里的宝贝,是一个能帮助到别人的成熟男子汉了。”

  成年未满,他让责任先行了一步。(文章图片由王源工作室提供)

\

附视频:2018年1月31日,王源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教育使者第二次出席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青年论坛,英文发言关注优质教育与可持续发展。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