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军:自然保护地管护需要公益组织的参与
2018-04-20 09:57:19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4月刊   作者:撰文:张玲 题图摄影:张旭

\

沈国军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常委、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银泰公益基金会创始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执行主席

  生态保护需要创新精神

  《中国慈善家》:近年来,生态保护、环境治理愈发凸显出急迫性。今年的两会提案中,据你观察,生态环境领域的公益提案与往年相比,可有增多?

  沈国军:今年两会上感受很深的就是党中央和国务院都格外强调生态环境保护,分组讨论时,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来到我们那一组,多次提到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也用了很大的篇幅讲生态环境保护。这次两会,我被选为(全国)政协的提案审查委员会委员,审查过程中我发现关于这一领域的公益提案也非常多。

  早在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便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新目标、新任务和新举措。习总书记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这彰显了党中央在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意志和决心。

  《中国慈善家》: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你提交的《关于积极鼓励公益机构参与自然保护地建设和管理的提案》,是否也是基于这种全民共治的理念?

  沈国军:是的。当前,我国已经建立起包括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地质公园等十多类保护地在内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各类陆域保护地面积约占陆地国土面积的18%,在保护我国重要自然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长期以来我国自然保护地基本上实行的是“抢救式保护”策略,缺乏顶层设计和科学系统的规划,注重数量和面积的扩张,忽视质量和管理能力的提升,造成保护地体系仍面临保护空缺、资金短缺、管理能力薄弱、保护与发展矛盾突出等问题,跟不上生态文明建设的步伐。

  要解决这些问题,迫切需要探索新的保护地治理模式。社会公益自然保护地能够填补现有保护地体系空缺,解决保护地面临的资金、技术和能力不足等问题,探索一种国家或集体所有、公益机构管理、政府监管的新型保护地治理模式,在完善我国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建立政府主导、共同参与的保护机制方面极具前景。

  《中国慈善家》:对此,你有什么具体建议?

  沈国军:这份提案中,我有五个方面的建议:

  一、将社会公益型自然保护地纳入国家官方保护地体系。以建立国家公园为契机,推动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的重构与治理模式创新。

  二、强化立法保障,制定相关法律。将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等现有的各类保护地都纳入到同一个法律框架下,启动《自然保护地法》的立法工作。

  三、建立公益组织参与保护地建设与管理的协议保护机制。建议探索多方参与的管理机制,在一些自然保护地探索实行所有权、管理权和监管权“三权”分置的协议保护机制。

  四、启动公益机构利用PPP模式参与自然保护试点。

  五、建立社会公益组织参与自然保护地管护的激励机制。如出台税收减免政策,鼓励公益组织通过购买商业用地、有偿流转等手段获得集体土地,捐赠给保护地做建设等。

  《中国慈善家》:这个提案是如何形成的?作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执行主席,这份提案的形成与你这几年做生态保护的实践具体有怎样的关联?

  沈国军:我们大概花了3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研究,最终形成了这份提案。相关建议主要是根据这些年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开展生态保护地项目过程中的一些经验以及困惑得出的。如,公益机构要参与当地的生态保护,往往牵扯多个相关部门,“九龙治水”的问题比较严重,这是我们在做环境保护的过程中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所以我们呼吁有关部门推进相关立法,做到权责分明。

  第二点,我们推进立法,是希望从国家层面鼓励支持民间的公益机构。我们做生态环境保护都是自发的,实际运作过程中,充满酸甜苦辣。桃花源基金会有充足的资金、专业人员,在这样的背景下,做起来都难,小机构要去做事就更难。所以,我们希望公益组织参与生态环境保护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包括中央的精神,环境生态保护等出发,如果有更多公益机构积极参与,这对整个国家都是好事。

  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推动国家公园和保护地方面的立法,相关法律出台后,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开发商都必须依法行事。前段时间,我去国家发改委跟相关领导汇报,建议鼓励更多的社会公益组织参与生态保护。这种保护地治理模式能够填补现有保护地体系空缺,解决保护地面临的资金、技术和能力不足等问题。这样的话,整个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的规模会越来越大,资金来源渠道也会越来越多,管理能力也会越来越强。

  《中国慈善家》:在你看来,这个提案落实的难点是什么?

  沈国军:提案落实的最大问题是时间。这次讨论国务院机构改革的方案,大家也觉得确实应该整合整合,把一些职能放到一个部门去。不过,机构调整需要时间,这可能会让提案落实的时间往后推。这几年全国政协提案的办复率达99%,我还是充满信心的。

  《中国慈善家》:这份提案一旦落实,在你看来,对国内很多有志于做生态环境保护的公益组织来说将产生怎样的利好?

  沈国军:我觉得国家层面对生态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中央也将在操作层面推动立法。在这个基础上,我提交这份提案,希望在行政管理体系里面,鼓励支持民间的公益机构去做保护地建设和管理。如果有了这三个层面的一些安排和设计,把路打通的话,公益组织可以有更多做事的空间,整个国家的环境保护、生态保护的规模才会越来越大。去年底,桃花源基金会等公益组织共同推动成立社会公益自然保护地联盟。该联盟由二十多家公益机构联合发起,希望帮助国家有效保护1%的国土。

  用商业的思维做公益

\

老河沟自然保护区内红外相机拍摄到的大熊猫

  《中国慈善家》: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成立近3年,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有怎样的进展?

  沈国军:基金会在国内做了很多保护地项目,像四川老河沟自然保护区、吉林向海公益保护地等。我们是用商业的思维去做公益,当地的老百姓受益也非常大,如2016年老河沟自然保护区的保护费用约305万元,去年桃花源基金会出资在当地发展生态产业,生产、销售蜂蜜和蜂蜜酒,所获利润覆盖了当年老河沟的保护支出。我们还帮助当地百姓用生态的方式创收,发展定制农业,鼓励他们用生态的方式养鸡、养猪等。这些生态农产品卖得很好,去年参与定制农业的农民人均年收入增长1万多元。

\

老河沟自然保护区的生态得到很好地保护。

  除了国内的环保工作,桃花源基金会也在推进海外的一些生态保护项目。2017年7月,我们公布了非洲保护区巡护员奖项目,今年8月将举办第一届颁奖礼,支持非洲的生态保护工作。我们也在考虑建立海外理事会,邀请国外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和公益人士加入。

\

马云与非洲巡护队员合影(摄影:Max Melesi)

  未来桃花源基金会也可能会尝试用更多方式参与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保护地建设。

  《中国慈善家》:同时在国内外开展生态保护项目,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整体布局思路是什么?

  沈国军:这个没有硬性的指标,我们将不断摸索,方向是未来10年在国内建成10个精品公益保护地。我们的架构很有意思,不是董事局设计规划每年的工作目标,而是理事们积极寻找项目,董事会审批。我们有考核机制,实行末位淘汰,桃花源基金会的理事如果不积极做事,评分排到末位就会被淘汰。另外,谁找项目谁牵头,要承担相当一部分资金,可能是所需资金的1/3或者1/2,剩下的资金再由理事们来配,比如一份50万人民币,分成几份,在理事群里大概几个小时就都被认领了。

\

2015年4月,由沈国军、马云等企业家发起的“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在宁波成立

  《中国慈善家》:作为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的执行主席,你具体做了哪些比较有推动性的事情?

  沈国军:基金会是做生态环境保护,所以我们给基金会起名为“桃花源”,在筹建基金会时,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到“二马”马云、马化腾担任“桃花源”联席主席,他们俩对环境生态保护非常投入,做了大量工作。

  桃花源基金会的结构设计很独特,是用商业的手法和理念去管理。我们当时建议了几个事情,一个是要有理事考核机制,我们制定了“桃花律”,实行末位淘汰机制。最近一次考核淘汰了三个,相对末位的也会被约谈,推荐人需对自己推荐来的人负责。

  另一个是要建立董事局制度。理事可以有五六十人,但是管理是由七八个人组成的董事局来进行。重大的事情,董事局先讨论,CEO提出方案,之后董事局宣布,理事们有不同意见就提出,没有不同意见就通过,所以我们效率非常高。我觉得公益机构也需要做很多创新,反正也没有现成的东西,我们就边想边干。

\

  企业家应承担更多责任

  《中国慈善家》:你曾担任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时隔5年再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参加两会,是否感受到一些变化?

  沈国军:这5年,无论是政治、经济、社会,还是国家治理以及大民生的改善上,变化实在太大了。在总书记的领导下,这5年我们国家在各个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跃,很精彩。至于未来布局,一张蓝图描绘了200年,我觉得确实是有远见的,中华民族的复兴指日可待。

  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内容详细,措词平实。总理提出要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制定机制,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增强企业家信心。这份报告既是“成绩单”,也是“动员令”,很鼓舞人心,相信未来营商环境会越来越好,企业家将大有可为。

  《中国慈善家》:据你观察,参会人员结构可有变化?开会的氛围如何?

  沈国军:两会的参会人员年龄结构变化较大,开始不断年轻化。另外,参政议政能力也不断提升。开会氛围挺好,讨论和提案都非常踊跃。会风会纪要求很严,每个驻地的大屏幕都显示会风会纪举报电话,请假很难也很少。对两会代表资格的审查也很严。

  《中国慈善家》:担任过第十一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在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协委员的作用等方面,你有怎样的经验和思考?

  沈国军:习近平总书记也提到了要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重视各党派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作用,以及提高大家的参政能力。作为政协委员需要花很多精力时间,全身心地投入政协的这些工作。我觉得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最起码要认真地去履行职责。

  总书记在讲话中还特别提到了精准脱贫工作。带头进行生态保护、为建设生态文明做贡献,企业家责无旁贷。去年,银泰集团将原计划用于20周年庆典活动的全部费用捐赠给云南省镇雄县中屯镇齐心村的几百户贫困家庭,帮助他们完成危房改造。未来,银泰集团还将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在精准扶贫和环境保护方面,为总书记提出来的绿色发展、健康发展做更多的事情,力求通过创新,打造更具突破意义、更有战略性价值的公益事业。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