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取率仅0.7%,号称全球最难申请的罗德奖学金百余年的慈善选择
2018-04-25 10:56:46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4月刊   作者:谢舒 撰文

原文标题《查尔斯·康恩:全球政治新格局下罗德基金会的慈善选择》

\

查尔斯·康恩 罗德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3月19日至23日,罗德基金会首席执行官查尔斯·康恩(Charles Conn)访问中国。1902年,罗德奖学金依据英国政治家、商人塞西尔·罗德(Cecil Rhodes)的遗嘱在牛津大学创设,致力于为世界培养具有公共意识的未来领导者。百余年来,罗德奖学金培养了8000多名罗德学者,遍布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南非、巴基斯坦、牙买加、印度、中国香港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2015年,罗德基金会成立罗德中国奖学金。

  罗德学者并非皆出自精英背景

  《中国慈善家》:你此次中国行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加强中国和罗德基金会之间的联系,从5天的访问来看效果如何?

  查尔斯·康恩:现在大多数或者说几乎所有的中国罗德学者都来自北京和上海的一些知名大学,我这次中国行的目的之一就是把罗德奖学金推广到中国更多大学。这次我们去了四川成都,和包括西南交通大学在内的5所大学以及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等中学的学生和老师会面,向他们介绍罗德奖学金。

  在这些学校,我发现学生们的反馈非常积极,而且我觉得跟高中的孩子在一起更有意思,他们非常聪明,充满了热情。

\

  《中国慈善家》:2015年罗德基金会“进入中国内地”,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这是罗德基金会从上世纪70年代给予女性同等资格以来最大规模拓展计划的第一步。为什么选择中国?

  查尔斯·康恩:中国是国际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也因为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另外,罗德奖学金的优势之一是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聚到一起共同生活和学习,增进彼此的理解,促进合作,这种教育方式可以减少冲突并促进各国的和平。这些年轻的罗德学者将来可能会成为自己国家的领袖,不光是政治领域,在法律、金融、科技等领域都是如此,我们非常希望能够促进国际交流,增强互信。而且这种交流也是双向的,比如说每年有20~25位罗德学者会来到中国进行访问。

  过去几年里,我们不仅向中国学生开放罗德奖学金,也把它延伸到了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阿联酋、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以及东非、西非的一些国家和以色列等。

\

2017级中国罗德学者(从左至右:江熹霖、黄钦、陈昱璇、徐铌)

  《中国慈善家》:罗德中国奖学金的资金来源于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捐赠者,比如此前公布的李嘉诚基金会,以及牛津大学的资助。一般来说,你们会和捐赠者进行怎样的沟通?

  查尔斯·康恩:我们此次中国行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够遇到更多的慈善家,在中国做更多的融资筹款,到目前为止,我对效果还是满意的。我们筹资的时候,一般要经过三到四次会面,才会和捐赠人或者慈善家建立一个比较良好的关系,让他们完全理解我们基金会的目的。我们也希望捐赠者能够到牛津大学访问,和罗德学者会谈,这样他们就可以真正理解罗德基金会是什么样的。

  罗德基金会和牛津大学不仅仅是向罗德学者提供学位,我们还有一个叫作品格、服务和领导力发展的项目(Character,Service & Leadership Development Programme),我们会花时间和学员互动,告诉他们为什么需要服务他人,有什么方法可以更好地进行领导,帮助他们发展领导力和更好的品格,这一点对于很多捐赠者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中国慈善家》:原则上,只要足够优秀,罗德奖学金没有任何对学校背景的限制,罗德学者并不专属于特权阶层。但实际上,大城市的名校学生大多背景好,语言能力优秀,有更多的机会,而大城市之外、非名校学生入围的并不多。你曾经说过,非常希望贫困地区高校的学生能出现在以后的评选中。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查尔斯·康恩:罗德学者的录取标准之一是学业非常优秀,但我们相信人才在社会是广泛存在的,也是比较平均存在的。我这次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去到那些大城市之外的地区,看看我们是不是能够找到一些普通教育背景(的学生),即使他们不是出自精英大学,也会梦想有一天能够申请到罗德奖学金。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容易。

  在很多国家,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罗德奖学金已经存在了100多年,可以说举国皆知,很多罗德学者在这些国家并不是精英背景。可能出自一般平民家庭的孩子长大之后更出色,因为富裕家庭长大的孩子可能不用那么努力。事实上,如果看到这些相关数字,你可能会感到很吃惊。罗德学者的种族背景也是很多样化的。

  《中国慈善家》:罗德奖学金录取率大概是0.7%,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申请的奖学金,这个录取率是刻意维持在一个水平上吗?

  查尔斯·康恩:罗德奖学金是非常高昂的奖学金,每年每个学者要花6万英镑,非常低的录取率可能就是因为一方面资金有限,另一方面申请的人非常多。每年我们只能录取100个学生成为罗德学者,而我们享誉全球,有很多学生来申请。

  还想提一点,今年我们得到了Eric & Wendy Schmidt Fundation,也就是谷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所创立的一个基金会的资助,我们这一部分科学奖学金是向全世界学生开放的。

  《中国慈善家》:你说过希望能够拓展每年授予中国的奖学金名额,有具体规划吗?

  查尔斯·康恩:这取决于融资、筹资的情况。我们的方式是作为一个基金来进行筹资,也就是说不仅要筹到今年需要的资金,还要为长期、永续的发展进行筹资,所以我们每年需要筹资400万英镑。即使在一个很富裕的国家,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中国慈善家》:罗德基金会是否有一些理财手段让资金保持永续性?

  查尔斯·康恩:罗德基金的管理我们是托付给牛津大学EndowmentManagement来做的,他们进行一些长线的、长期的管理。我们的资产散布在很多不同类型的投资里,每年我们只用其中的4%。

\

牛津大学

  品格、服务和领导力

  《中国慈善家》:在牛津大学,罗德学者会接受哪些不同的、专属的教育?

  查尔斯·康恩:对罗德学者来说,除了牛津大学的课程和各种课外活动,不同的一点,像刚才我提到的品格、服务和领导力项目,大家在一起共同探索到底怎么服务,为什么我们要进行服务,服务的意义是什么,而且我们也帮他们打破一些关于领导力的迷思,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品格。

  我还要提一点,罗德学者在牛津大学可以自由学习任何一门学科,不管是音乐、哲学,还是科学,事实上很多罗德学者都是同时攻读多个学位的。

  《中国慈善家》:罗德奖学金培养的是各领域的领袖人物。你之前说过,培养领导力不等于说做领导,在罗德学者的培养过程中是否有一些价值观相关的教育和引导?

  查尔斯·康恩:我们不会告诉罗德学者他们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毕竟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我们要做的是鼓励他们把价值观放到实践中去,知行合一。我们的品格、服务和领导力项目,其中一个环节叫作练习或者实践,我们会请他们将自己所相信的一个价值放到生活中去实践,比如说正直、谦逊、感恩等等。

  《中国慈善家》:罗德学者有意培养道德力量和领袖本能,从罗德学者的挑选来看,做公益和公益心是很重要的一个考量。在评选阶段,怎么考察申请人的公益心?在培养阶段怎么培养和增强他们的公益心?

  查尔斯·康恩: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们的遴选过程非常细,每一份申请书都有30页或者更多,从材料里就可以看到申请者是怎么样度过大学生活或者高中生活的,到底是不是有奉献和服务精神。并不是说你花两个星期去农村支教就可以了,我们要看到的是长期的、真正的奉献精神,比如通过自己举行的一些活动、创办的一些组织来做出一些奉献。

  我们的品格、服务和领导力项目,目的之一就是要加强公益心或者说公共精神的培养,但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影响是罗德学者彼此之间的互动,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其他的罗德学者怎样去奉献和具有怎样的服务精神,这会加强他们自身在这方面的精神和品格。

  《中国慈善家》:你跟罗德学者都有过怎样的交流?哪些人曾给你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查尔斯·康恩:我是罗德学者的导师,每天会见5到10位罗德学者,在过去5年里,我跟3000多位罗德学者有过交流,遇到了很多出色的年轻人,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独特而优秀。很多罗德学者毕业之后成为各自领域的领袖,包括体育竞技方面,也包括娱乐或媒体方面,比如说George Stephanopoulos(演员,主要作品《神盾局特工》《纸牌屋》),还有Rachel Maddow(MSNBC女主播),他们都是罗德学者,他们都非常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作为年轻人,他们都非常希望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

罗德学者毕业后会加入终身校友会籍。每年会把所有毕业的和没毕业的罗德学者都召集起来,大概一年4次,集会有不同的主题,比如关注气候变化、医疗、社会公平、LGBTQ群体等等。

  与时俱进

  《中国慈善家》:罗德奖学金被称为“奖学金中的诺贝尔奖”,你说更希望它被称为“奖学金中的奖学金”,因为罗德奖学金启发了后来很多著名的奖学金,比如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北京大学燕京学堂。越来越多优秀奖学金出现,是否也给罗德奖学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保持罗德奖学金自身的独特性?

  查尔斯·康恩:这些奖学金各有其独特之处,而且非常有意义,我们对他们也很钦佩。事实上,我们和苏世民奖学金是有合作的,我们的一些罗德学者毕业后去了苏世民书院教授道德领导力课程。但是我们的优势可能还是在于悠久的历史和全球的知名度,能够吸引全球的人才。当然,你也可以反驳我说罗德奖学金的名额是不够的。

  《中国慈善家》:随着时代的变化,罗德奖学金的评选标准和培养方案是不是也会与时俱进?

  查尔斯·康恩:我们遴选学员的条件其实是不变的。我们一共有四个选择标准:杰出才智、品格、领导才能和服务精神。但是遴选过程是不断改善的,以保证我们能够真正理解申请人,找到真正的人才。他们的外在可能不那么闪光,但是内在非常优秀,我们希望能把这样的一些候选者选出来。

  罗德奖学金的遴选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我们会看纸面上的材料,比如申请者的分数、推荐信、课外活动情况以及简历等等,然后会有一个严格的skype面试,我们还会组织一个鸡尾酒会,看看候选人们如何互动,而不仅仅是看他们跟面试官的互动,最后我们有一个一整天的选择过程。我们通过这样一个非常严密、紧张的过程来保证可以选出最优秀的人才。

  《中国慈善家》:你说过罗德奖学金跟其他奖学金有一个很大不同——它是一个终身的会员身份,这个终身身份如何体现?

  查尔斯·康恩:终身会员制,就是说你一天是罗德学者,你就终身是罗德学者,毕业后会加入终身校友会籍。我们每年会把所有毕业的和没毕业的罗德学者都召集起来,大概一年4次,集会有不同的主题,比如关注气候变化、医疗、社会公平、LGBTQ群体等等。

  我还想提一点,罗德学者之间建立的友谊其实是一生的,是终生受用的。在以后的生活中,他们会互相支持、互相鼓励、互相挑战,来保证彼此帮助,为社会做出最大的贡献。

  《中国慈善家》:有说法称在中国挑选罗德学者最需要的是公平、公正,如何确保这一点的实现?

  查尔斯·康恩:公平公正是我们的一个核心价值,这也是我们会把这么多时间花在遴选过程的原因所在。在中国,我们的面试官委员会由9到10人组成,他们的背景非常多元化,都是各个行业的领军人物(注:如篮球运动员姚明、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清华大学教授颜宁、盖茨基金会中国区负责人李一诺等),需要同时具备专业能力和人文情怀,同时兼顾性别、年龄、行业等多方面的平衡性。庞大的面试官阵容就是为了保证最后结果的公正,所有的候选人都能够有机会展示自己,也可以保证没有任何一个面试官会对结果产生什么不当的影响。不管你多么有影响力,你都不能买到一个罗德奖学金名额。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