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门舞集到诚品书店,文化理想与商业现实如何取得平衡?
2018-08-01 10:10:39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7月刊卷首语   作者:安平 撰文

原文标题《静水流深》

\

吴清友先生

  吴清友先生离开一年了。

  去年7月,《诚品时光》发表会召开两天前,他因心脏旧疾遽然离世。事发突然,闻者惊痛。但想来他是没有遗憾的吧。他对生命重新检讨之后所看到的、珍视的价值,近30年间由诚品传布出去,利益众生。他对此充满了感恩。

  因为他的看到、懂得,更因为他的坚持,诚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台湾地区的人文生态。

  林怀民说过一句话:“如果没有诚品,今天的台湾可能不一样。”

\

  1989年,第一家诚品店出现在台北仁爱路。是时台湾解严,经济起飞,中产阶级开始形成。适时地,诚品提供了对生活、对美学、对品位的启蒙,慢慢地影响了台湾人,尤其是年轻一代。时在台湾大学就读的马家辉回忆:“我们那时不睡觉,骑着机车(摩托车)去诚品。诚品对我们是很大的头脑启蒙。”

  更难的不在于这一选择本身。诚品连续亏损15年之后绝地反弹每每令人称奇,但更令人惊叹的或许是,要有怎样坚固的信仰才能撑过那些不断借债、变卖资产的岁月?

  吴清友说过一句话:诚品充分展现了对他人有利之后,才有资格在这个社会拥有存在的正当性,然后才开始有一些经济性的利益,那个时候才叫作心安理得。

  投资人看得懂他,看得懂诚品。诚品大股东,台湾和硕集团董事长童子贤将诚品喻作台湾最“优雅”的商业循环。“她的亏损是一时的,只要达到经济规模,管理效率就可以提升。”他说,“真正要看到的是,诚品聚集了一群有深度与优雅的人,以及吴清友如何于亏损的年代,在文化理想与商业现实间取得平衡。”

  吴清友也有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这种时候他会跑到诚品敦南店二楼对面的诚品咖啡馆坐上一会儿。在那里,面对进进出出诚品书店的人,看到他们脸上喜悦的笑容,他心满意足。

\

苏州诚品书店

  诚品在苏州开店时,有内地员工回忆,在诚品学到一句话,“自己的土地自己疼惜,自己的文化自己耕耘”,为其深深震撼。“那是对自己的土地、自己的文化拥有无限热爱和珍惜的人才会说出的话吧。”

  正是在这一点上,吴清友与林怀民成为同类。二人互相影响,彼此知惜。一定意义上,林怀民的云门舞集,促成了诚品的诞生。

\

年轻时期的林怀民

  1972年,25岁的林怀民怀着“对民族,对社会应该有所回报”之心从纽约返回台湾,创立“云门舞集”,将东方的哲学思想灌注入西方的舞蹈形式之中,惊动台湾和世界,成为台湾文化的一面旗帜。

  “全世界没有一个舞团是可以获利的,林先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以,他是在经营他的生命!“吴清友曾这样评价林怀民。

  1988年,林怀民决定云门舞集暂停公演。吴清友震惊之际,决定把台湾的文化火把继续传递下去,诚品由此得以产生。

  后来云门舞集重启,“困顿的时候,我想,跟吴先生比起来,我的困难算什么?只好继续匍匐前进。”林怀民说。

\

  40多年来,云门舞集大量时间行走于台湾基层,在不同城市举行大型户外演出。有评价称,林怀民显赫的声誉不只是因为他在舞蹈方面的开创性探索,还在于云门舞集真正和台湾社会建立了良性互动。

\

  有人问过林怀民,为何坚持让云门舞集下乡演出。他回答:“贫富是不能平均的,不过,精神的均富可以到一个地步。”

  吴清友去世4个月后,林怀民宣布,将于2019年底退休。

  一代人慢慢落幕,但诚品的灯火日夜不息,云门舞集还将继续舞下去。正是这样的静水流深,令信仰不灭,希望永存。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